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王妃是神棍

第二百六十五章 妖孽

王妃是神棍 1 3888 2020-04-16 15:33

  一年后。

  半夜里,整个皇宫的人都出动了。换水的声音,喜婆催产的声音以及女人的尖叫声源源不断地传来。

  “不好了不好了,皇后娘娘难产了。”一个小侍女颤颤巍巍地走出来,跪下连头都不敢抬。

  而此时目光紧紧盯着产房的迟凌陌眉心蹙紧,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噩耗。

  “皇上,您不能进去呀。”眼看着迟凌陌愣了一会儿,突然往产房中走去,这可急坏了产婆和满地忙着的下人们。

  “让开。”迟凌陌声音冰冷地说道。

  “皇上,产房污秽,请皇上不要进去。”凌江守在迟凌陌身边淡淡地说道。

  然而,却见迟凌陌忽然扭头,冲着凌江大吼道:“那里面是朕的皇后。”听着水落薰的惨叫声,迟凌陌心如刀割,当下谁的劝阻都不听,直接进了产房。

  产房中,充斥着淡淡的血腥气,汗味以及床上水落薰的体香,迟凌陌走到水落薰身边,俯身看水落薰。

  只见,水落薰的脸上都是汗,眼睛半睁着,似乎已经快昏过去了,看见迟凌陌的瞬间,她挣扎着准备起身。

  “你怎么来了,不能进来,你出去。”水落薰拼着最后的力气说道。

  然而,迟凌陌伸出手握住了水落薰的,声音淡淡地说道:“我不出去,我想陪着你。”

  他的手有些干燥,温暖包围着水落薰的指尖。

  见水落薰的情绪稳定了一点,产婆大喜道:“皇后娘娘,你不要放弃,一定能平安诞下皇嗣的。”

  产婆安慰着水落薰的情绪,而迟凌陌眸色幽深,是水落薰不曾见过的,因为,他的眼睛中深藏了恐惧,让水落薰忍不住心中颤抖。

  许久之后,她稳定了自己的情绪,安静地对迟凌陌说道:“别担心,我一定,会好好的。”

  这是,她对迟凌陌的承诺,因为迟凌陌恐惧让她觉得害怕。他是自己深爱的人,怎么能允许他因为自己而担心。

  “好了,别说话了,我会一直陪着你,一直到你生下我们的孩子。”迟凌陌伸出手,轻轻地抚了抚水落薰满是汗的眼睛。

  产房中,除了水落薰经受着常人无法承受的痛苦,其余的人,都像是把命放在了脖子边上。

  从清晨到子夜,周围染上霜华,清夜月色清亮,寂静地照耀着这个冷漠的人间,经过了一天的紧张之后,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出现,声音洪亮,而此时,月亮光滑无限。

  “生了生了,皇上,这是一个小公主。”产婆将刚刚出世的孩子抱给迟凌陌,而迟凌陌却没有立即说话,而是看了看水落薰。

  他的手轻轻地握着水落薰的,仿佛是害怕稍微一动就会弄疼水落薰一般。

  “看,我就说吧,我不会丢下你。”水落薰说完之后,突然间就闭上了眼睛,迟凌陌大惊,对着一旁的人吼道:“这是怎么回事,快来人,宣太医。”

  却见那产婆说道:“皇上不必担心,女人生孩子都很耗精力的,皇后娘娘只是累了,所幸,这一次皇后娘娘没有引发血崩,这是万幸呀。”

  迟凌陌这才知道,女人生孩子究竟有多惊险,他伸手抱过已经被包进了明黄色的小被子中,刚出生的婴孩儿皱巴巴的,然而,迟凌陌却觉得欢喜得很。

  这是他的孩子,他看着这个小孩子在水落薰的肚子里渐渐长大,对她充满了期待。

  虽然还只是皱巴巴的小孩子,但是等那小公主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切都变了,她的眼睛大大的,仿佛最清透的水晶,只是,却是同海洋一样的冰蓝色。

  就如同看到水落薰眼睛变色一般的颜色,只是,与水落薰眼睛中的包罗万象相比,小公主的眼睛更接近于干净的纯真。

  “这孩子,怎么回事蓝色的眼睛?”喜婆用大骇的目光看着迟凌陌怀中的小孩子,然而,看到小公主清澈的眼睛时,忍不住心生怜爱,慌忙跪了下来。

  “小公主的颜色异于常人,一定是祥瑞之兆,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直到凌晨,水落薰才醒过来,迟凌陌坐在她的床边,眼睛中布满了红血丝。

  “母后,这是儿臣给妹妹的礼物。”如今的锦睿,已经将近两岁了,虽然很小,却口齿清晰,走路沉稳,颇有迟凌陌的风骨。

  看到锦睿走过来,迟凌陌伸手将锦睿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好了,睿儿,母后有些累了,等母后休息好了,你再来,好不好?”

  虽然锦睿从小就是一个很听话的小孩子,但是迟凌陌免不了有些担心,却见水落薰强撑着坐起来:“别让睿儿走,让我看看,他给妹妹的,是什么礼物。”

  再过两个月,锦睿就两岁了,水落薰拉过他肥乎乎的小手,目光宠爱。

  迟凌陌无奈,只好同意了。

  “母后,这是睿儿给妹妹的画。”锦睿还很小,不会写毛笔字,而水落薰给他制作了专门的蜡笔,让他没事涂鸦。

  看到上面的画之后,水落薰的眼睛骤然一亮,这画的不是刚刚出生的小沐沐吗?小沐沐是她给自己的女儿起的小名。

  图上也将小沐沐画的皱皱巴巴的,倒是很像她刚出生的时候。

  “母后,虽然妹妹没有锦睿好看,可是锦睿不会欺负她的。”锦睿拍了拍小胸脯,对水落薰说道。

  突然间,传来水落薰扑哧一声笑:“知道了,你要不要再看看妹妹?”

  水落薰伸出手,揉揉锦睿的头发,只觉得人生完满了,随着锦睿重重地点点头,奶娘将小沐沐抱出来,锦睿腾腾腾地跑过去。

  上一次看妹妹的时候,她的眼睛是闭着的,这一次是睁着的,怎么眼睛怪怪的。

  “薰儿,这是我们的孩子,你看她的眼睛,多好看。”迟凌陌由衷地赞叹着,而水落薰见了之后,却有些担心:“她的眼睛,会不会引来不必要的祸端?”

  却见迟凌陌冷哼一声,骄傲地说道:“我迟凌陌的孩子,我看谁敢。”

  “父皇威武——”锦睿学着水落薰给他讲故事的时候升堂的口气说道,成功逗乐了两个大人。

  一切,总算就这样尘埃落定。

  有人相守,儿女成双,这不就是她想要的幸福吗?水落薰抬头看向迟凌陌,目光中带着深深的眷恋。

  转眼间,又是三年,水落薰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变化,就仿佛时间从她的身边停下了脚步一般,完全看不出岁月的痕迹。

  举手投足间又有了无限的风情。

  “母后母后,哥哥又欺负我。”某个漂亮绝美的小萝莉站在凤栖宫中,叉着腰冲着水落薰告状。

  “哪有,母后,分明是妹妹下棋下不过我耍赖,我怎么会欺负妹妹。”锦睿的声音里很懊恼,那种口气,几乎跟迟凌陌如出一辙,让人很容易就忽略了他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而已。

  “就是哥哥欺负我,不然母后问问小红小绿。”小沐沐垂着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而小红小绿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过程她们都看着呢,就是小公主耍赖,只是要是揭发了小公主,多不好呀。

  某对儿被小沐沐的美色还有蓝眼睛收买的姐妹居然同时决定助纣为虐:“回皇后娘娘,小公主的确很难过。”

  然而,水落薰则是无奈地看着这一双儿女,成天闹腾:“好了,锦睿,去找你父皇受罚,沐沐,来我这里。”

  说着,她伸出手向小沐沐招手。

  此时,锦睿的眼睛里满是哀怨,不过水落薰的话,他不敢不听,只好找迟凌陌去了。

  每次受罚,父皇都要给他很多的字帖,还有很多书,背的他头昏眼花的,哎呀,什么时候父皇母后才不会被小沐沐的美色骗到呀,那时候,自己就可以翻身了。

  只是,现在可怜的锦睿只能快点跑过去,因为,要是晚了的话,会有更多的字帖。

  看着锦睿挺直的小脊背,水落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母后母后,你怎么了?是不是因为哥哥太不听话了,我以后会告诉哥哥,多听幕后的话,免得幕后伤心。”

  小沐沐出生就是一个真正的妖孽,有过于水落薰的美貌,可以收服所有人的蓝眼睛,如果不是自己深谙小沐沐的习性,只怕早就被骗了。

  “小骗子,你也要受罚,每一次都欺负哥哥,下次要是再欺负哥哥,我就把你关到佛堂里给佛祖爷爷作伴。”水落薰佯装生气,而小沐沐死活都想不通水落薰是怎么看穿的。

  不过,看到水落薰这么生气的份上,她只好垂着头赶快认错:“对不起,母后,我以后,保证不欺负哥哥了。”

  然而,小孩子的话,永远都不能全部相信。

  转眼间,大雪来了。

  纷纷扬扬的,每每到了这个时候,两个小孩子就格外的兴奋,一望无际的白色,纯净的象征。

  小沐沐的蓝眼睛格外扎眼,仿佛从天而降的仙童。

  锦睿带着小沐沐在堆雪人:“母后说了,看看我们谁堆得雪人好,下一次下江南的时候就带谁。”

  这一次,母后和父皇终于给他了一个能出头的机会了,妹妹那么小,肯定堆不过他,锦睿心中打着小算盘,然而,却见小沐沐嘻嘻一笑。

  她的笑容中有些奸诈,最终,冷冰冰地说道:“是吗,哥哥,那你输了。”

  只见小沐沐具有破坏力的小魔手直接拍在了雪上:“这不是就没了吗?哥哥,你不要动我的雪人,不然,我会告诉母后,你堆不过我,就要毁了我的雪人,我为了报仇才推你的。”

  说完之后,小沐沐嘻嘻一笑,声音中有些得意。

  而锦睿无奈地摇了摇头,真看不出来妹妹除了脾气妖孽还有哪里妖孽了,脑袋蠢,除了会欺负自己,不过,这臭丫头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他是愿意宠着她,才会被欺负的呀。

  突然间,锦睿就起了坏心思,坏笑着说道:“喂,沐沐,你知不知道,以后父皇与母后云游去了,这碧落要交给谁?”

  五岁稚儿,说话却颇有气势,只是小沐沐却对那些正事一点兴趣都没有,白了他一眼说道:“你傻呀,皇爷爷是男的,父皇是,哥哥你也是,我对这个不感兴趣,就算感兴趣,父皇也不会给我呀。”

  说完之后,小沐沐懵了,哥哥问这个做什么?

  只听锦睿冷冰冰地说了一句:“对,所以说,我当上皇帝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让你去和亲。”说完之后,锦睿还大笑了几声,似乎是在恐吓她。

  “哇——”哭声传来。

  雪地里偷听的两个大人已经笑开了花。

  此时,水落薰与迟凌陌四目相对,人生完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