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猎爱谋婚

第302章 大结局

猎爱谋婚 1 3670 2020-04-16 15:33

  夏筱筱握着电话片刻,还没有反应过来……什么,什么喜当爹?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电话就被宫溟从身后拿走,清冽的声线从头顶弥漫下来:“什么时间?”

  萧寒在那边吐出了两个字,宫溟“嗯”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夏筱筱一时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手里攥着他的袖子抬头看过去:“萧寒说,喜当爹?”

  “杨冬月。”宫溟淡漠的眉眼跟着转了一圈,收拢她的腰肢:“算算日子也快到了。”

  夏筱筱有一瞬间的迷茫,等到宫溟带着她的腰把她捞起来,贴在她耳畔说了一句:“萧寒一个人估计很慌。”

  “他还会慌?”

  夏筱筱翻了个白眼,但是还是很顺从的跟宫溟去了。

  等到了医院的时候,正看到萧寒一个人坐在长椅上,手里拿着一杯温水,脚下却满是烟头。

  看着个时间,应该等了很久了。

  旁边的护士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先生,您要不要先吃点什么东西?”顿了顿,护士勉强补充:“抽烟对身体不好。”

  这位先生在这里等了很久,然后期间抽了很多烟,不管谁来劝都没有用,有心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是因为有孕妇在里面做手术。

  护士想着,微微压低了声线和他说话,却冷不丁撞进他的眉眼里,那么深邃的眉眼,眼珠却是血红色的……他刚刚那么安静的在哪里端坐了许久,看样子似乎波谰不惊,可是在看到他眼底血色的一瞬间,才让人明白过来。

  他不说不做,只是靠在哪里,但是他的担忧已经泛滥成灾。

  病房里的人进去已经将近两个小时了吧?还是三个小时?萧寒一时琢磨不透,甚至都有些不知道时间,掏出手机来看一眼,才发觉不久之前自己就给宫溟打过电话了。

  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又抬起手去摸烟盒,可是摸进去,里面却一点东西都没有,烟已经被他抽光了,手里握着一个空荡荡的烟盒,片刻,像是想起了什么,把烟盒握到手心里,微微攥了一下。

  小护是一时被他的眼神摄了魂,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唯唯诺诺的咬着唇,却突然听见这个时候,病房里面传来了动静。

  病房里冲出来一个戴着口罩的医生,手上还沾染着一些鲜血,冲出来的时候蹙眉大声喊道:“病人家属?谁是病人家属!”

  萧寒浑身一个激灵,起身,走过去。

  医院里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常年都这么浓郁,飘散在鼻端的时候莫名让人心里紧张,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一样,压得人心里烦躁的不行。

  宫溟带着夏筱筱一路飞快的过去,赶到地方的时候,正看到萧寒蹙眉,一只手在单上签下来什么,医生疲于奔命,匆匆忙忙的又抛进了手术室。

  “怎么了?”

  宫溟意识到不对,一路快步地走过去。

  筱筱手里还抱着那个闹腾的小家伙儿,任由那小家伙儿折腾,只是来回的哄着抱着。

  萧寒目光转过来,唇颤了一下,吸气:“在手术,具体情况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医生刚刚和他说了一大堆的专业名词,他都听不懂,原本压载胸腔里的不安和愤怒都消散下去,宛若一阵风一样,他浑身的力气也都被抽离,艰难的签字,似乎已经让他毫无力气了。

  宫溟忍不住蹙眉……他多少能够明白一些萧寒现在的心情,只是,不太好安慰。

  旁边的护士忍不住跺脚,轻声说道:“先生,我们的工作其实还算很顺利的,只是孕妇的开口一直开不开,所以不得已开始采用手术,基本上一个小时之内,就能让孕妇出来了。”

  护士的嘴里一个劲儿的蹦出来各种各样的专业名词,宫溟听的头大,但是多少也能够明白一些,只是点头。

  接下来的一切,就都是等待,“等待”这两个字,在某种时候就已经象征了烦躁。

  医院走廊里,萧寒坐在椅子上,按捺了许久,却也按捺不住心思,最终起身,又点燃了一根烟,宫溟看了他一眼,又拿下来他手里的烟蒂,贴在他耳廓说了什么,掐灭了他的烟。

  夏筱筱彼时正抱着孩子,抱的手都酸了,那孩子本来还是睡得香甜的,只是在某时候突然大哭起来,嘹亮的声线很尖锐的刺穿人的耳膜,夏筱筱被他的声线一惊,匆匆忙忙的抱着孩子起来。

  走廊里一时都是那孩子的哭声,也没看见眼泪,只是不断的干嚎。

  宫溟在萧寒旁边,拍了拍萧寒的肩膀,走过去,很自然地将夏筱筱怀里的孩子抱在自己的手上,轻轻的哄了两下,就像是突然转变画风了一样,那孩子一下子就不哭了,甚至抬起手“咯咯咯咯”的笑起来。

  小孩子的脸变得快,走廊里一时都充溢着他的声线。

  萧寒靠在椅子上许久,浑身的血液都跟着沸腾起来,骨头都跟着痒起来,浑身难受,站也站不住,坐也坐不住,勉强站直了身体,拖着倦怠的身子走了两步,又听见那孩子的哭声。

  那孩子又被夏筱筱抱过去,哭的一塌糊涂。

  萧寒深深吸气,抿唇:“我还是生个女儿吧?”

  夏筱筱:“嗯?”

  宫溟目光淡淡的扫过来,用眼神嗯询问他。

  萧寒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病房里面突然传来一声惊呼,然后就传来孩子的哭声。

  小孩子的哭声从来都是高亢的,就像是一首进行曲,从人的耳膜里钻进去,狠狠地撞击在人们的心上,撞得人头皮都跟着发麻。

  乍一听到小孩子的哭声,萧寒竟然愣住了,过了好几秒才从那种震惊之中反应过来,深吸一口气,然后颤着手往前走……接下来的流程,应该就是医生把孩子抱出来了。

  彼时,夏筱筱还在哄那个哭的丝毫没有停顿的小家伙儿,他也看不见眼泪,甚至哭号起来的样子竟然连眼睛都没有咪一下,只是四处的寻找,那样的表情,似乎像是寻找什么一样。

  夏筱筱很不厚道的猜了猜,然后就走到宫溟身边,那小家伙儿果然就不哭了,甚至抬起手去抓宫溟。

  夏筱筱一时有些伤心……生你养你的人是我哎!你一见到他就是这个表情干嘛?

  反倒是旁边的宫溟,一只手很自然的落到夏筱筱的腰肢上,微微用力,裹夹着她的腰,微微低下头:“很感动的场景,是不是?”

  夏筱筱一愣,感动?哪里感动?这么一个没良心的有什么感动的?

  宫溟垂下眉眼看她,很温柔的在她的额前落下一吻,手掌抚到她的腰上,用一阵很深沉的目光看着病房门口的萧寒:“很遗憾,这个时候,我没有在你的身边。”

  他刚刚站在这里,亲自感受了一下这种感觉,萧寒经历了那么多血型的人,在此刻都是一副手心冒汗的模样,那夏筱筱呢?该是什么模样?

  她一个人在病房里面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她一个人抱着孩子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她在很寂寥很寂寥的深夜里,抱着孩子哄的时候,又该是什么样子?

  他错过了那么多那么多,现在只要想一想,就觉得心底都燃烧着一种莫名的气息。

  “哪有?”夏筱筱一眼扫过去,蹭了蹭他的下巴:“什么遗憾不遗憾的?我们现在不是在一起吗?”

  宫溟垂着眼看了片刻,一直到那医生抱出来一个小孩子笑着说医生“恭喜,是个千金”的时候,才淡淡的收回目光,声线似乎有一点微微地起伏:“可是,我还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嗯!”

  夏筱筱有些惊悚:“你,你你这是在,嫉妒么?”

  她刚刚从宫溟的语气里,似乎捕捉到了一点点点嫉妒哎?

  宫溟的眉眼此刻转过来,盯着她看,片刻才轻轻的笑了一下,微微点头:“是,很嫉妒。”

  他的手穿梭在她的发丝间,轻轻的给她揉,过了片刻,手指落到她的腰肢上轻轻的拍:“要不要,我们再生一个?”

  “再,再生一个?”

  夏筱筱倒吸一口冷气:“还生一个……”

  “再生一个女儿吧。”宫溟笑,抬手揉了揉她的手臂,低头看她的眉眼,一片温润:“儿女双全,四世同堂。”

  夏筱筱一时被他的眼底柔光所佑惑,就连心底里都是一片微微的温润。

  而被夏筱筱抱在怀里的小家伙儿却在此刻突然干嚎起来,不知道是不是觉得自己以后可能会失宠,还是因为一直抓不到宫溟的手腕。

  彼时,萧寒正抱着手里拿个小家伙儿,等着杨冬月从病房里面推出来,偶尔还能听到萧寒的笑声,整个走廊里都是一阵明媚的气息。

  窗外,正是艳阳高照,感受不到外面的寒风阵阵,只有一片明媚的阳光笼罩在所有人的身上,让人心底里都跟着发暖。

  有一些东西,在这一刻,已经尘埃落定。

  你有没有幻想过,以后的未来?

  你在家洗手做羹汤,你的孩子在客厅吵吵闹闹,等着你的爱人打开门的瞬间,都扑上去叫“爸爸”。

  街头巷尾都是老人的笑声,偶尔还能听到隔壁大吗的骂声,调皮的孩子踩坏了谁家的东西,匆匆忙忙的跑过。

  有小学生放学冲回来的模样,也有高中生经过的时候互相脸红的瞬间。

  你想要的,平平淡淡的一生,在此刻,终于即将拉开序幕。

  天边都是一片朦胧,阳光斑驳,人影朦胧,一片温润的气息,在这个小小的走廊里蔓延。

  笑声在那一刻,似乎会传染。

  在走廊的拐角处,韩辰静静的听了许久,最后笑了。

  男孩已经赴了女孩最后的约了,只不过,女孩不知道而已。

  他想着,忍不住看了一眼天外的云……云彩依旧是那个模样,好像岁月都没有走过一样,如果真的倒回到那个时光,他还会那样做吗?

  一阵恍惚,韩辰却又笑了,摇头。

  算了,敬往事一杯酒,愿无岁月可回头……全书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