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情驻天涯

第20章:亲爱的,再见

情驻天涯 1 11893 2020-04-16 15:32

  “善俊,你回来了,怎么,和梦仁说了吗?”妈妈兴奋的走到善俊的身边问关心的问着。

  “我没有说,她现在很快乐。”善俊有些孤寂。

  “既然你决定不说,那就坚持自己的决定吧。”妈妈的心里有些失望,但她还是安慰儿子。

  “善俊,你过来,爸爸有话和你说。”爸爸声音低沉的说。

  “爸,什么事?”善俊完全不能懂。

  “我今天和佑赫一起商讨很久,我们商讨的结果是,带你去国外治疗,因为国外治疗的机率很大。”

  善俊开始了一个很短暂的沉默“好吧,我接受!”

  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善俊会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不想在让您们为我担心了,你们为我做了那么多的付出,如果我再不接受,那我就真的不孝了。”善俊微笑的看着爸爸妈妈。

  “我的好儿子,真的没有让爸爸妈妈失望,你终于把心放开了……”妈妈抱着儿子,心里高光极了,她也在暗暗的祈祷,“希望她的孩子能够摆脱病痛的折磨,像以前一样活泼开朗。”

  “那我们明天就出发,我现在就让助理订机票,越快越好,不能再耽误时间了。”爸爸拿起电话开始忙碌了。

  善俊笑了,但是心里有一种苦涩,他不会再看到到梦仁了,可能,美国是他人生的最后一站了。

  他走进房间里,眼神有一种哀伤,他拿出和梦仁一起照得相片,巴黎蜜月的,海边烤肉的,订婚现场的,最后纪念的……梦仁,你会原谅我所隐瞒你的一切事情吗?如果我死了,请你忘记我,如要我的病治好,如果那时候你还爱我,那么,我会娶你,永远永远的都不要离开你了……可能我的想法很自私,但是我爱你……

  梦仁醒来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一直坐在床上发呆,不管华少大吼还是哄她开心,她都视而不见,就这样,她在病床上一直发呆,整整一晚上,不吃不喝也不睡,华少彻底绝望了,他在门外一直守候,没有走进房间陪着发呆的梦仁,其实他知道,就算他陪梦仁,梦仁也不会说话,就只会一直发呆,不会理他。

  早晨,梦仁又像正常人一样,走出病房,叫着睡着的华少:“醒一醒,我带你去复查。”

  华少揉了揉眼睛:“啊?啊?什么,复检,带谁复检!”

  “这里还有别人吗?你的伤口快好了,现在当然去复检,不要留下后遗症。”

  “你好了?伤口还疼吗?”华少关心的问候。

  “我很好,没事。”冷漠的声音有带着一些温柔“我们走吧。”

  梦仁和华少一起来到复检的医疗室,梦仁在外面走来走去,华少在医疗室里做检查。

  “池善俊先生已经同意去美国接受治疗了吗?那太好了,这样他的病情就可以有所好转了,什么?你们现在已经去往机场的路上了,替我问候池善俊先生,我祝他早日康复哦,呵呵,谢谢,那再见喽。”陶医师在医院的走廊里讲电话,所有的一切都被梦仁听到了。

  “医生,请问你刚刚在和谁讲电话?”梦仁小心翼翼的问着陶医师。

  “恩?你是?”陶医师满脸疑惑。

  “是这样的,我刚刚听到你对着电话讲到池善俊先生这是怎么回事,是环球公司的社长池善俊先生吗?”

  “哦,是的,你是?”

  “我是他朋友,他怎么了,我刚铡听你说什么去美国治疗什么?”

  “哦,是这样的,他在一个半月前来医院做过检查,检查结果表明他患上了血癌。这件事情应该不能对外人说的,但是你说你是他的朋友,所以……”

  “什么?血癌?”这么坚锐的字眼撞进了梦仁的大脑里,“一定是错的,对不对,你说的池善俊不是环球的对不对?”梦仁有些发呆的问着陶医师。

  “小姐,不要难过,池善俊先生有康复的机率。”

  “不对,这不是真的,善俊他不会骗我的,不会不告诉我的,一定是你在说谎对不对?”

  陶医师有些不知所措……“小姐……小……”

  “他现在在哪里?”梦仁怔怔的问着陶医生,“他不可能隐瞒我的,不可能。”一行泪从梦仁的脸上划落。

  “他现在在去往机场的路上……”梦仁像发疯一样的从医院跑去机场,她忘记了还在医疗室里的华少,拼命的向机场跑去,她一边哭着,一边跑着,心里暗暗的祈祷“善俊,你一定要等我,记得一定要等我……不要自己一个人走掉……”她满头汗水,她的心跳都快要裂开了,身上的伤口已失麻木了,让她忘记了什么是痛……她的眼泪拼命的在脸上蔓延,她跑着,跑着,不管多累都没有停下脚步休息,天空热的像火炎一样,大阳很大,高高的挂在天上,天空中几朵祥云,慢慢的走着,路两旁的树有些发闷,树叶懒洋洋的摆动着总有一咱要下雨的直觉,梦仁飘逸的头发都汗水和泪水浸湿了。

  不知道跑了多久,疲惫的梦仁硬托着身体,拼命的喘吸,她终于到了机场,这是对她最大的安慰,她拿起手机给善俊打电话,“你好,你所拔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为你转接语音信箱,嘀声后开始计费……”糟了,善俊的电话打不通,该怎么办,她又开始拼命的跑着,就算把整个机场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到善俊,不管他要去哪里,我一定都会在他身边。

  她的头不停的看向四周,都不见善俊的踪影,她又急匆匆的跑向机场的另一边,善俊的身影依然没有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有些害怕了,她害怕再也见不到善俊了,她用最快的速度寻找着善俊,“善俊,快点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让我看到你好不好,我真的不能没有你……”

  善俊在机场的椅子上休息,他突然有一种很强的感觉,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心有灵犀的感觉,他坐在那里向四周张望着,好像在等待梦仁的出现,让他在看看梦仁,哪怕一眼也好,这会不会是他最后一次见到梦仁呢?妈妈在一旁握着善俊的手,微笑的看着他,他对妈妈笑了笑,佳琪,佑赫、贺灿和美珍都来送别善俊。

  “到那里一定要好好养病哦。”贺灿和美珍关心的对善俊说。

  “谢谢,我会好好接受治疗的,你们也要好好的哦,对糖糖说,叔叔会想她的哦。”善俊的眼神里有一种感谢的目光,他微笑的看着他们。

  “善俊。”佑赫看着善俊,心里有很多的舍不得,那么多年的友谊,会不会突然之间。

  “佑赫,很高兴今生认识你,最近你一直都在为我的事情奔波着,谢谢,还有佳琪,谢谢你能和佑赫在一起,不知道我能不能参加你们的婚礼,所以,在这里祝你们幸福快乐,百年好合……”

  佑赫的眼里泛着泪光,然和拥抱着善俊,善俊的心有一种痛,他舍不得20几年的哥们情感,他怕以后都不会再见到他……“环球的事情你就多费心喽……”善俊对佑赫说,佑赫点了点头,“我会尽力的。”

  “你一定要好起来,有人会一直守着你的……”佳琪看着善俊说,然后也抱着善俊。

  善俊心里出现了梦仁的影子“加油,一定要好好的。”佳琪对善俊说,眼神那么诚肯。

  “好了,善俊的朋友们,一定要常和善俊聊系哦。”爸爸和妈妈也在感谢着他们。

  “佑赫,公司的事情你多帮忙处理喽,如果有什么特别的事情,请与我联系……”池爸爸温柔的对佑赫说。

  “恩,伯父,我会的。”

  “那善俊我们走吧,飞机就要起飞了……”所有的人一直陪善俊走到入关的地方。

  “池善俊。”一个女子的声音冲进善俊的耳朵里,善俊回头,看到梦仁熟的身影,梦仁笑着哭着,她笑是看到善俊了,她哭是因为善俊就要走了。

  善俊看着梦仁,眼神深情的望着她。

  “你怎么可以这样呢?我们不是约定过有什么事情要一起面对的吗?你怎么可以一个人去承受这一切呢!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吗?我的心有多痛吗?”梦仁一边说着,眼泪两行的落下,“我就知道你不是一个那么容易改变的人,每次对我说出那么残忍的话,你的心里不痛吗?”

  “对不起,我……”

  “如果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最爱的人,那么,我的爱情还有什么价值呢?池善俊,不管你去哪里,我也会跟你去哪里……因为我爱你……”梦仁忍着眼泪,她的手放在胸前,“现在这里很辛苦,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最爱的人对她没有坦白的说出所有的事情,现在这里很痛,知道为什么吗?因为她最想念的马上就要离开了,而她很白痴,因为她刚刚才知道所有一切的事情……”梦仁哭了,她的眼睛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善俊。

  善俊看着梦仁,眼泪深情的流了下来,他的心好疼,他快要窒吸了,他看着梦仁摇头,一行泪又落下来,想不到他们还是走到了悲哀……然后转过身,没有说话走向机舱方向。

  “善俊,不要离开……”梦仁突然跑过去,她想挽回善俊,她跑到入关口,几个保安拦住了她,她大声的哭着“善俊。”几位保安拦住梦仁,“小姐,你不能进去。”梦仁还在挣扎着身体,贺灿,华少,佑赫几个人跑到梦仁身边拉着梦仁,“放开我,我要善俊,我要陪他一起去。”

  善俊走到机舱口,转身看了看梦仁,然后狠狠的走进机舱。

  梦仁绝望了,“善俊。”她想冲进去,可是被华少拦住了,不管梦仁怎么挣扎,他都没想放开手,进到飞机起飞,华少放开手,梦仁眼睛直直的看着飞向天空的飞机,失声痛哭着,她眼睛是苦的,她的心是痛的,痛到不能自拔,佳琪看到伤心的梦仁,走过去“不要哭了,相信善俊一定会回来的。”

  “你们早就知道了对不对?只有我不知道对不对?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们太过份了,难道想看我和善俊这样的结局吗?从善俊得病的那一天你们就知道了,对不对,所有的一切只有我不知道吗?我白痴,我弱智ok吗?”梦仁瞪着眼睛看着他们所有的人,“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吗?”梦仁大声的向他们喊,然后哭着离开了机场,华少追了过去。

  “难道我们真的做错了,梦仁从来没有向刚刚一样这样大喊过。”佳琪哭了,她应该对梦仁说的。佑赫将佳琪搂入怀抱。

  贺灿沉默了,美珍也没有说话,他知道他们的行为重重的伤害了梦仁。

  此时的天空乌去密布,那种感觉到来了,不久,便下起雨来,梦仁一直在雨里奔跑着,眼泪一直流,“我是太笨了吧,明明知道善俊不会那么容易变心的,应该想到会有什么事情让他难过的,可是为什么没有想到呢?李梦仁,你真是大笨蛋,超级无敌大笨蛋……”

  “梦仁!等一下。”华少在后面紧跟着梦仁,梦仁仿佛没听到一样的往前跑,她一直跑到到大海边,“啊!”梦仁用力的喘吸之后,大声的发泄“李梦仁!你这个超级大笨蛋,大傻瓜,超级白目!”梦仁放声大哭“池善俊,快回来好不好,对不起,对不起……”梦仁的声音很小的喊着善俊的名字,梦仁再也承受不住了,她坐在沙滩上,坐在那里痛哭着。

  华少在后面气喘呼呼的看着梦仁,他走到梦仁的旁边,他没有说话,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给梦仁穿上了,他就这样在梦仁的身后一坐着,直到梦仁不在哭了。

  两个人走进小房子,梦仁闻到了善俊的味道,墙上贴着梦仁和善俊的甜蜜照片,梦仁抚摸着照片,看见照片上善俊的笑容,她却觉得距离好远,她的身体有些发抖,她抱着双臂。

  “很冷吗?对不对?”华少关心的问着梦仁。

  “华少,我是不是很白痴?”梦仁悲伤的问着华少。

  “怎么可能?我们的梦仁是最聪明的。”华少故作微笑的安慰着梦仁。

  梦仁看着华少,她无奈的摇摇头,“如果我聪明,我就应该想到善俊他一定有事情瞒我,可是我却没想到,都是我的错……”梦仁静静的流泪。

  华少的心有些不舒服,他抱着梦仁,“善俊他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会好起来的……你们的幸福是值得被珍惜的。”

  “如果没有善俊,那么我宁愿死掉,也不要悲伤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梦仁很冷静的说。

  “就算没有了最爱的人,你更要努力的为他活着,因为他要你快乐,我想善俊就会这样的告诉你。”

  这时梦仁的手机响了,是善俊打来的。

  “梦仁。”声音低沉而无力,好像在用力的呼吸一样,有些呼吸困难。

  “善俊。”梦仁哭了……像个小孩一样,没有了安全感,一个人度过黑夜一样,有些害怕。

  “可以等我一个月吗?一个月之后,如果我回来了,那就证明我已经完全康复了,如果我没有回来,那……我离开了这个世界……”

  “不可以离开,我去美国陪你好不好?”

  “不要,我不要你看到我狼狈的样子,梦仁,答应我,就在那里等我,帮佑赫管理一下环球?”

  “不要,我不要……”梦仁哭着摇头。

  “听话,梦仁,难道你不想让我开心吗?”

  “我……”梦仁一时无语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答应了善俊。

  “如果回去了,我们完成婚礼,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梦仁笑着哭了,“如果你不回来,那么我也去天堂……”

  “你更要好好的活下去,因为你要为我活下去……每天都要做大家的开心果,不要再悲伤了……我们一个月后的海边见。”

  两个人依依不舍的挂掉了电话,梦仁的心情开心多了,一个月,只有一个月而以,但是她要怎么过,不管是一个月,一年,还是一辈子,池善俊,不管你走到哪里,我都会陪你去,因为我非你不嫁。

  从善俊去美国以后,梦仁每都会去海边的房子里,她觉得那里满是善俊的味道,她会戴着耳塞,唱着歌。

  好想永远看着大海;看着你,抱着我。

  听着大海的澎湃。

  快点回到我身边。

  浪漫的,抱起我。

  来到我身边徘徊。

  我叫一声亲爱的。

  有你在的幸福。

  谢谢你给我那么多快乐。

  有你在我身边。

  我会很幸福。

  就这样甜蜜一直到老吧。

  我会珍惜你对我的好。

  善俊离开一天,梦仁就会在日历上划掉一天,她经常在海边过夜,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害怕,自己一个人哭泣,虽然说华少经常陪她一起吃饭,一起玩,但是华少对她的好,让她觉得不自在。

  “华少,把我当做最好的朋友,不要对我太好,我会……”梦仁小心翼翼的说。

  “就是因为把你当做朋友,才对你好……”华少蛮不在乎的说。

  梦仁怔怔的看着他

  “其实我知道我败了,我败给了善俊,当你跑向机场的那一天,我就已经知道了答案,你的爱全部给了善俊,不会再给其他人了……”华少深深的呼吸着“所以,现在你只是我的好朋友……”

  梦仁看着华少“对不起……”

  “干嘛和我说对不起,如果真的觉得抱歉的话就亲这里一下……”华少蹶着嘴巴,调皮的说。

  “讨厌唉……”梦仁害羞的红红脸“谢谢。”

  华少笑着摇摇头,好像很大方的放开了梦仁,但是梦仁看不出华少的心有多痛,华少看到微笑的梦仁,淡淡的笑了。

  梦仁也会去环球和佑赫商量一些公司的事情,和佳琪,贺灿一起喝酒,每当梦仁要喝酒的时候,贺灿都会陪梦仁去,因为贺灿怕梦仁喝醉。

  这样的生活维持了一个月。

  一个月后的海边,天气晴朗,梦仁早早的来到海边,她满心希望的等待着善俊的到来“主啊,拜托你一定要让善俊出现在海边。她兴奋极了,这一个月对她来说显得格外漫长,她穿得很漂亮。”善俊,快点出现哦,我等着你的求婚呢!“就这样,一个小时的期待,两个小时的期待,三个小时的期待……十一个小时的期待,她一直都在期待下一秒善俊的到来,远处,出现一个高大的身影,一身黑色的装扮,但并没有引起梦仁的注意,而且还给她带来一种不祥的征兆,那个背影是佑赫的,带着墨镜,慢慢的走到梦仁的身边。

  “善俊他……他来不了了。”从佑赫的表情能看出一种悲凉的哀伤。

  “他是不是要给我一个惊喜,让你到这里来,然后他在另一个地点出现,对不对?”梦仁在自己骗自己。

  佑赫有些无奈,他从衣服里拿出一封信,他递给梦仁,“善俊找到了合适的骨髓,可以进行手术,没想到善俊的病情突然恶化,而且手术失败,善俊抢救失败,所以……”

  “不是真的,不是真的。”梦仁完全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梦仁的眼睛里有一种不相信,一种孤寂。

  “这是善俊手术前写给你的信……”佑赫的表情很伤心。

  宝贝,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请你不要为我哭泣,不要去任何地方找我,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我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我最爱的人,宝贝,和你在一起的那么多日子,我都记得,一起唱着歌,一起爬过的山丘和我们相爱的日子,不管我去了哪里,我都会依依记得和宝贝一起度过所有的幸福,不能永远陪在你身边,但愿下辈子再遇到你的时候,还能和你再续前生的缘份,我不愿看到你和我一起分享恶魔般的痛,我喜欢看到你可爱的笑脸,宝贝,请你一定要开心的度过今后的每一天,我会在天看望着你,我就在你身边,一直都没离开过,只是你看不到我了,我也会每天和你一起吃饭,一起唱歌,还会一起去海边玩耍,一起爬过那个我们怀念的山丘,你看,天上最亮那颗的星星,那是你最爱的人哦,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哦,所以你不可能伤心哦,如果伤心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看到信封里那条项链了吗?它的名字啊“天使之链”我知道你对它一见钟情,所以买给你了,在美国治疗的这段时间,每当想你的时候,我就会把它拿来看一看,就感觉你一直都在我身边,现在我离开了,你戴着他,每当想我的时候,看到它就如同我在你身边一样,因为它载着我对你的思念,你不是说它像一个骑士一样吗?链圈是骑士,而项坠是公主,虽然我去了天上,但我永远都是骑士,而你,永远都是我最爱的公主……我买它的时候,导购员说它的传说就是一对相爱的人永远不分开,永远的恩恋,项链就是我,而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

  宝贝,对不起,我不想离开你,我希望能和你手牵手一起去期待我们的未来,我幻想着我们结婚之后的生活,长相厮守。可现在,这些离我们多远啊,宝贝,好好照顾自己,注意身体,亲爱的有些累了,想睡了,安静的睡了,宝贝,对不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因为我不想让你看到我临走前狼狈的样子,宝贝,我走了,记得,我爱你……永远爱你……“

  梦仁哭了,她的泪落在信纸上,打湿了信纸,一滴一滴湿透了善俊的笔迹,梦仁拿起项链,多熟悉啊,那条项链是她和华少逛商场时看到的。

  “你还记得华少大病初愈时,你和华少一起去逛商场的时候,你看到了这条项链,在你们走之后,善俊就买下了它,他每天都拿着这条项链,每每想你的时候,都会拿来看一看,你知道吗?天使之链承载善俊对你的多少思念吗?他爱你,不想和你承受这一切痛苦,每当看到你和华少在一起的时候,他都会吃醋,然后故作很冷酷的对你,你会觉得他很无情吧,但是他的心里有多痛你又知道吗?”佑赫一字一句说的很清楚,话语之间有舍不得的友谊,“所以,天使之链一直都需要你的守候,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梦仁的眼泪布满整个面庞,那里的那种悲伤越来越深,“善俊现在在哪里?”

  “他的遗体在美国,已经被火化了。”

  梦仁眼睛直视着天空,眼泪在两边的眼角流下,“池善俊,自己一个人去了天堂做天使去了?怎么可以说走就走,狠心的丢下我不管呢!如果知道不能永远和我在一起,就不要对我承诺地久天长,这样的承言你付不起,所以,现在回来我身边,把欠我爱全部还给我。”梦仁看着蔚蓝的天空,对着善俊说,手中的天使之链的宝石闪闪发光,好像善俊的眼睛,一直都很闪耀,“善俊,它真的能代表你吗?难道机场的离别时,就注定我们是最后一面吗?”

  “他走了,如此安静的离开了我,只留下了天使之链,我一直都戴着它,因为它有他的温度,每当夜晚星空璀灿的时候,我都会望着天空,看着那颗最亮的星星,最亮的那颗星星向我眨眼睛的时候,善俊的脸庞就会出现在天上,好像在对我微笑,我知道我已经走出了悲伤,我不在为他伤心,我要为善俊更好的活下去,因为我爱他……感谢各位听众倾听梦仁和她天使的故事,每天都向你们诉说我的故事的时候,心里都会充满希望,谢谢各位听众这么多天对我的支持,也希望天下的有情人都能得到天使们最忠心的祝福……如果有机会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再见!”

  善俊离开十一个月,梦仁渐渐的从悲伤走了出来,梦仁就来到了电台工作,她每天都向听众们讲述她和善俊的故事,有很多观众寄来关心的话和问候,叫她要快乐的生活,这让梦仁感到很欣慰。

  佑赫和佳琪也结婚了,两个人去了国外度蜜月,贺灿和美珍因为有了糖糖也幸福的生活着,而爱她的华少,虽然会经常陪着她,但是因为公司的事情比较多,经常往大陆和美国之间飞来飞去的,但是梦仁再也不会失望了,因为她最爱的人在天上看着她,她在海边的小房子里住,那里所有的东西都是两个,就连早餐梦仁也会准备两份,她对朋友们说善俊会陪她一起吃饭……每天早晨起床,她会站在海边大声的喊“善俊,早安……早安……”

  “喂,佳琪。”

  “恩,梦仁,情人节快乐,在干嘛?”

  “我在写作啊!想早一点截稿啊。”

  “你不会是真的把你和善俊的故事写在小说里了吧?”

  “当然喽!最近好吗?”

  “有件事情告诉你!我有宝宝了。”

  “真的吗?恭喜你喽,佑赫一定兴奋死了。”

  “对啊,他已经请了长假,在我怀孕的这期间他会一直陪着我。”

  “哦,那太棒了,要好好注意身体喽。”

  “你好,我是李梦仁!”

  “情人节快乐!”

  “你……你……”梦仁的情绪有些激动,电话那边的声音很熟悉,一个久违的声音回响在他的耳边,她的眼泪快要掉了出来,“善……善俊?”

  “久违了,亲爱的。”梦仁的身体一颤。

  她醒了,跑到外面找善俊,可是不见善俊的身影……原来那是梦,只是一个梦,是一个思念过深的梦,只是一个虚幻的梦而以。

  “原来只是一场梦而以。”她有些失望,然后苦笑,对着天空说:“可能是我太思念你了吧!”

  她坐在台阶上,静静的仰望着天空“善俊,还有一个月,你再没有回来,那么你就离开我一年了,再过一个月,只有一个月而以,你还是没有回来,那么我就去找好不好,没有你在身边,我真的很辛苦。”她在笑,她的笑没有任何挣扎的痕迹,笑得很轻,仿佛没有人能看得到她在微笑,声音静到好像只有天使才能听到她的声音,她可以有任何理由离开这个世界,去选择通往天堂的路,那条路不会有任何人去阻止她,更不会有任何人能阻止她,“你只会选择出现在我的梦里对吗?都不舍得让我一直睡,一直在梦里和你在一起对吗?每当想要抱紧你的时候,你都会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那是为什么,又在预兆什么呢?还记得我去年的生日宴会上吗?”

  那个生日宴会。

  “亲爱的,生日快乐。”

  “对哦,今天是我生日,我都快忘记了。”

  “怎么可以忘记呢?你在干嘛?卖场的工作叫员工去做就行了,你不要忙了啦。准备一下,一会我去接你啦。”

  “好了啦,我去准备,今天卖场的生意好好哦,货架都快要空掉了。”

  “你好,请问你是李梦仁吗?”

  “是,我是李梦仁!”

  “你好,李梦仁小姐,我这里是普罗旺斯酒店。”

  “呃?”

  “池善俊先生晕倒了……”

  李梦仁急匆匆的跑去酒店,眼泪急切的掉了下来,“为什么,发生了什么状况,善俊意然晕倒了?天啊!该怎么办?”我的心揪得紧紧的,好想一步就能跑到善俊所在的地方,我再也没有心情去理会什么生日宴会了,你知道吗?善俊,那时的我有多着急吗?可是等我跑到那的时候。

  “小姐,我是李梦仁,请问池善俊先生人在哪里?”

  “你好,请这边走。”

  李梦仁焦急的走进一间大大的房子里,那里满是华丽的装扮和生日宴会的气氛,你准备了好多东西,而你,却躺在一个角落的沙发上,面色苍白极了,像是一个难过痛苦的天使,好像下一秒中就要失去魂魄一样,我立刻走到你的身边,将你抱起来的时候,向一边的小姐大叫着,“人都晕倒了为什么不叫救护边呢?”你听到了吗?那是一个被苍白的你吓坏的人啊,我紧紧的抱着你,然后不知所措的哭着,急切的拿出手机拔打救护车,可你突然醒了,然后紧紧的起身抱着我,房顶上房间的灯忽然关掉了,我本以为是没电了……而你,没有说话,只是一直一直抱着我。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梦仁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黑暗中出现一片烛光发出的光芒,那是一种弱的光芒,佳琪和所有的朋友们推着一个蛋糕车出来了,好大的蛋高哦,在那微弱的光芒中显得格外的耀眼睛。

  “亲爱的,生日快乐。”

  “你是?”

  “骗你的,这是给你的惊喜。”善俊笑嘻嘻的看着梦仁。

  “什么?”梦仁的眼睛还粘在脸上,慢慢的被时间烘干,满脸疑惑的看着善俊,她好像生气了,生气到想要大哭一场,可是,她忍住了,因为她不想破坏掉这个场合的气氛,房间的灯亮了,善俊递给梦仁一个华丽的盒子,可以看出一定是昂贵的礼物,“打开来看一看,希望你能开心。”善俊还在温柔的对梦仁说,可是他看不出来她已经很生气了,她淡淡的笑着,慢慢的打开盒子,是一条手链。

  “其实这条手链在我们选订婚戒指之后就买下了,一直收藏到现在,就是想在她生日的时候送给她的。”

  “谢谢。”梦仁泛着泪光,那是感动的泪水和担心的泪水交织着,心跳渐渐平静下来,却有一种莫明的心痛,她用力的呼吸着周围空气,然后起身走向佳琪的身边。

  “生日快乐,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礼,希望你能喜欢。”佳琪递给她手里的礼物。

  “生日快乐,给你?”佑赫也微笑的对她。

  “梦仁,生日快乐。”贺灿和美珍也走了过来,把礼物递给梦仁,还有那些和善俊关系很好的朋友,也都一一送上祝福。

  “谢谢,真的谢谢你们。”梦仁依然忍着心中难过,她静静的许愿,吹着蜡烛,切完蛋糕,一个人躲开了所有的人,一个人躲进了酒店的很少有人走的楼梯中,一个人坐在楼梯的台阶上,双手紧紧的抱着双臂,再也忍不住了,她的眼泪痛苦的流着,“就算是给我生日惊喜,请你不要拿你的健康当做惊喜好吗?你知道我的心里有多着急吗?如果你真的晕倒我该怎么办?为什么要这样呢?那一切只是恶做剧,你知道我有多紧张吗?”她身体抽搐着,发抖的哭着,他看到她了,“你怎么了,梦仁,我看到你一个人走出宴会场,一个人又走到这里?”

  她用力的微笑,用力的摇头,“以后……以后……不要再拿你的健康当做送我的惊喜好吗?我真的承受不住。”她在微笑,好像不生气了,好像只要自己大哭一场就什么气都没有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就知道你会生气,对不起,请原谅。”善俊双手抓住梦仁的肩膀,表情有些激动,知道自己的行为让梦仁担心了。

  梦仁依然微笑,她不想在善俊的面前掉泪“我没有生你的气,只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而已。”

  “不要说这样的话,我知道你还在生气,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会了。”善俊努力的解释着,将梦仁揽入怀中,她用力的摇着头,“你要健康开心的,这样我们才会永远的在一起,因为我要你给我安全感知道吗?如果没有你,我会死掉。”

  “我答应你,我会用我的全部去保护你。”善俊将她揽入怀中。

  想到这些,我觉得自己太不了解你心中的痛了,后来我听佳琪说,那天你真的晕倒了,佑赫见你面色苍白,所以才安排的,而你被蒙在鼓里,当我抱起你的时候,你醒了……对不起,对不起。

  伤心的梦仁对着天空说了无数次的对不起,可是已以无法挽回关于那件事情的回忆,已经挽回不了所有的回忆了,“如果知道有一天你会离开,我会早早的带去的接受治疗,不在让你的倔强阻拦我……”梦仁在日记中写到。

  2009年10月10日

  今天是你离开的365天,善俊,是不是好久没听到我唱歌了呢?现在的我好想唱歌给你听哦,因为今天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我很高兴,所以现在唱那首《悲伤恋歌》给你听好不好。

  天空下起雪了,我的心也被冻结了。

  化作天使的你还记得我吗,你为什么会不辞而去。

  你要我怎么活,如果我能回到从前。

  我们幻想的以后幸福的日子。

  可是現在一座大房子里只有我一个人徘徊。

  对着天空发呆,希望我的眼泪能化成天上的飘雪。

  每片雪花都帶著我对你的思念,你看见了吗?

  回到我的身边。

  她的声音有些颤抖面色苍白,唇片慢慢变成紫色,好像在下一秒钟就要死去一样,她微笑着,轻轻的唱着歌,她好想回到了法国时他们一起唱这首歌的时候,一幕幕的画面出现在她的眼前。

  让我为你唱起那首我们都喜欢的sa

  lang

  hae

  yo。

  現在只能我一个人唱起那首悲伤恋歌。

  泪水从脸上划过,你怎么舍得让我选择寂寞。

  就让我唱首悲伤恋歌,唱出对你的思念。

  有天空的飘雪给我伴奏,我的天使你听到了吗?

  就让我说声sa

  lang

  hae

  yo,唱一首悲伤恋歌。

  适合我心。情的歌曲,有心跳跟我合声。

  一定要每天都要走进我的梦里。

  那首悲伤恋歌是我寄给天堂对你的爱。

  我的心永远为你跳动不息。

  在快乐的国度里请记住我对你的爱。

  永远都不会分开,my

  love。

  特别的一天,特别的梦仁,穿着她应该在幸福的婚礼现场穿着的婚纱,刀子从手中划落在地上,她的手腕鲜红的血液,血液疯狂的流着,仿佛可以将她身体中的血液全部流出来,鲜血打湿了她那纯白的婚纱,白色的婚纱变成了红色,她还在疲惫的唱着,看着善俊的照片,看着那满墙贴得满满的善俊的照片,那是她和善俊所有的照片,她微笑,嘴角微微上跷,眼泪安静的划落在脸上,她还是在微笑,呼吸好困难,好像有人在控制着她的呼吸,好像再也没有办法呼吸了,她快要窒吸了,她好想睡觉,她快速的呼吸着,好像这个世界所有的氧气都丢掉了一样,她努力的抱紧自己,她好冷,冷到快要冻僵了,声音颤颤微微的唱着。

  让我……为……你……唱起那……那首……我们……我们……都……都喜欢的sa……lang……hae……yo。

  現……在只……能我……我一个人……唱响那……那……首悲……悲……伤恋……恋……歌。

  ……永……永远……都不……不会分开,my……my……love。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