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陌上桑之初心

第91章大结局

陌上桑之初心 1 2668 2020-04-16 15:32

  宋秀丽一下傻了眼,看向兰心,兰心憋不住,扑哧一笑:“妈,他管桑葚叫糖,刚才我跟他说了名字他记不住,小孩子就知道糖。”

  宋秀丽也忍不住笑起来:“哪个小孩不喜欢糖。”

  兰心转头看向周皓,正想叫他自个玩,却发现他正在桑树地下找桑葚,忙得不亦乐乎,便不再理会,手脚麻利地摘起了桑叶。

  趁着周皓走开,宋秀丽有些神神秘秘地:“兰心,其实今天是周文让我叫你来的。”她怕周皓听到周文的名字哭闹,故意避开他讲。

  兰心吃了一惊:“他叫你?”难道周文还有什么事瞒着她?连母亲都知道了她却不得而知。

  宋秀丽:“他今天要去什么西部,听他的意思,很远。”

  兰心:“他什么意思啊?”她突然醒悟,母亲是调虎离山,周文则是金蝉脱壳。

  宋秀丽:“她说他不想再拴住你,给你自由。”

  兰心:“我什么时候说他限制我了,真是自作主张,根本就不征求我的意思!”她突然明白周文昨晚的异常举动了,只是为时已晚。

  宋秀丽:“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你傻呀,留在那,要人没人,要财没财,你图什么。”

  兰心有点回答不上来,却一下想起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他不会是今天走吧?”

  宋秀丽:“他昨天打电话,说的是今天早上的火车。”

  兰心想到周文孤身只影背着旅行袋在火车站徘徊的样子,有些难过,喃喃地:“他为什么要这样,都不给我机会送送他。”

  宋秀丽:“你送了又能怎么样,以后的路还不是照样要他一个人走。他好像说会带周彬一起去。”

  兰心有些唏嘘:“我一直低估了他。”

  宋秀丽:“他算是替他们周家干了一件好事。”

  兰心突然想起什么,一下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已经上午10点多了,想着只怕火车已经开了,快哭了,赶忙拨周文的号码,得到的提示却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她觉得自己好失职,周文的电话什么时候停机的,怎么她都不知道?

  兰心呆了会,到底不能心安:“妈,你忙得过来不,我想马上回去看看。”

  宋秀丽:“你现在回去有用吗,人都走了。”

  兰心:“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就算是草木,也有情义了吧,我多少要尽一下心意。”

  宋秀丽有点勉强地:“你去吧,这孩子就是重情义。要不周皓先留在这,你回去了再过来?”

  兰心想着带着孩子去赶车也确实是个累赘:“好,我悄悄走,他找我你就说我上街给他买玩具去了,我快去快回。”

  宋秀丽:“我会哄他的,你别太急啊。”

  兰心不再犹豫,几乎是小跑着去了乡上的车站。

  兰心到家的时候,只见大门紧闭,她正要伸手掏钥匙,却一下停住了,她抱了最后一线希望,用手使劲敲着房门,她希望,周文还在家,跑来给她开门。但她很快失望了,无人理会,只好掏出包里的钥匙,打开门,手有些颤抖。

  屋里没有半点声响,客厅里空荡荡地,然后,兰心进了卧室、阳台、厨房、卫生间寻找,都没人。最后,兰心进卧室打开衣柜,发现周文的衣服都不见了,她一下瘫坐在床上,想着,这个男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淡出她的生命吗?

  兰心一下子哭出来,她有点理不清自己对周文是怎样的一种感情,她只知道,这个男人突然消失了,她很难受很难受,心里一下升起好多不舍。

  突然,兰心一眼看到枕头底下露出一个纸角,拉出来,是一张信纸,上面写了密密麻麻的字,兰心拿起纸,看了起来:兰心:我去西部了,会在那呆上两年,周彬我也一并带去,所以你不用担心我在那边会孤单和寂寞。

  原谅我的守口如瓶和不辞而别,我酝酿这个计划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早在那次我叫你去找黄明而你无动于衷后,我知道你犹豫不决,不忍心抛下我们父子,那就让我替你做决定吧,请不要怪我自作主张。

  我知道,你想跟我道别,可是,我见不得儿女情长的场面,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我怕那样我会舍不得走的,还是悄悄离开的好。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了,就放在抽屉里,你随时都可以变成自由之身。

  千万别把我想得多伟大,就当我是妇人之仁吧,你不是这样说过我的吗。我其实有一种自私的心理,觉得也许我离开了反而更能让你记住我。

  ……

  心潮澎湃地看完信,兰心已是泪眼婆娑,从抽屉拿出离婚协议书,有些悲怆的感觉,他是要用这种方式让她永远铭记吗?往事一幕幕仿佛又浮现在眼前:仇恨的、阴谋的、利用的、质疑的、尔虞我诈的……到最后都尘埃落定,只剩下相互扶持和温情脉脉,然后,到现在分道扬镳。

  兰心抽泣了一阵,猛地想起周皓还在桑源,一直找不到她哭闹怎么办?便抹抹眼泪站起来,行尸走肉般出门往车站去。

  在车站,兰心跟人撞个正着,抬起头,惊愕不已:“是你!”

  黄明:“我正想坐车去桑源找你,我听周文说,你回去了。”

  兰心突然觉得,周文早有预谋,并且不止离开一桩,连后路已一并为她铺好了:“周文找过你?”

  黄明:“是的,这里不方便说话,我们去附近公园详谈。”

  兰心点点头,多少有些情绪低落,随着黄明进入公园,两人在一张木椅上坐下。

  黄明讲述了周文找他的经过,然后两人都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黄明终于鼓起勇气:“给我个机会,以后让我照顾你们母子,好吗?我们不要辜负了周文一番好意。”

  兰心迟疑了一下:“我心里有些乱,给我点时间理清头绪好吗?”她现在还一门心思沉浸在周文不告而别的伤感里。

  黄明:“我不会催你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别忘了,你还有我。”

  兰心急促地站起来:“周皓还在桑源,我得赶过去,怕他哭。”

  黄明先是有点失落,然后转为关切:“要不要我送你?”

  兰心:“不用了,你去怕人说闲话。”说着大步走开。

  黄明的脸色一下黯淡下来,有些委顿地靠在椅子上,看着兰心的背影,感觉很无力,兀自说了一句:“我在这里等着你们。”他不知道,这话兰心有没听到,更像是自说自话一般。

  兰心匆匆逃离了黄明的视线,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张惶,她在怕什么,她等这一天不是已经多年了吗?现在,所有的障碍都扫除了,却过不了自己这一关吗?

  兰心回了桑源,又来到几年前曾和黄明相邻而坐的田堤,突然想起黄明曾经的那句:“在爱情这场战役里,没有谁能全身而退。只要你还保留着一颗最初纯真的心,我将永远视若珍宝。”仿佛又响在耳边,她问自己,初心还在吗?她有些不确定了,唯一确定的是,岁月不饶人,青春不复,一个人,一生能允许几次错过?

  兰心掏出手机,却听到身后一个声音响起:“我等不下去了,人生有太多变数,我怕再有什么阴差阳错,所以,我来找你了。”

  兰心回过头,已是热泪眼眶。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