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饿狼王爷的小兽妃

第213章 人生如初见

饿狼王爷的小兽妃 1 4718 2020-04-16 15:32

  林歌儿回到房间后,见到漠风仍旧在自己的院子中等自己,林歌儿笑道:“王爷怎么还赖在这里不走啊?人家都说,绿茉是王爷新纳来的夫人呢?”

  漠风不屑的笑道:“她?本王可不像墨子染那样没眼光,美则美矣,没大脑,实在让人头疼。”

  林歌儿吐了吐舌头,说道:“王爷,歌儿,有的时候也没大脑呢,总是让王爷说‘妇人之见’,再不然就是‘妇人之仁’!”

  漠风知道林歌儿是在取笑自己呢,于是笑道:“歌儿是本王喜欢的人,本王喜欢的女人,再没大脑,也要比墨子染的女人聪明,而且,只要是歌儿,别说没大脑,没小脑本王也喜欢!”

  林歌儿推搡着墨粉,笑道:“王爷总是咒妾身!”

  “母妃坏,母妃坏,父王有没有做错事情,母妃为什么要打父王啊!”骜儿看到看林歌儿推搡着漠风,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十分英勇的挡在了漠风的身前,逗得漠风搂住了骜儿直笑,弄得林歌儿倒是哭笑不得了。

  林歌儿看着骜儿,心中十分委屈的想着,你这个小东西,刚才还说要缠着自己一辈子呢,现在就换了一副嘴脸了!

  果然是,小人难养也啊!

  漠风笑道:“对了,歌儿,那件事情,怎么样了?绿茉那个女人有什么反应?”

  林歌儿指了指漠风怀抱中的骜儿,说道:“多亏了你的好儿子了,妾身都不用在说些什么了,绿茉自己就动心了,看到你的好儿字这么乖,说是,如果有了妹妹,就把妹妹宠上天,要是有了弟弟,就教他骑马射箭,生生的把绿茉给说动心了!”

  漠风搂着自己的儿子笑道:“原来你是靠着骜儿啊,早知道本王不如亲自去做这个说客了!”

  林歌儿笑道:“要是没有妾身的三寸不烂之舌,你以为单凭你儿子,真的能成功啊?”

  “呦喝!歌儿,你最近可是越来越放肆了啊!看本王不好好修理修理你!”漠风坏笑着说着,便是把骜儿放了下来,说道:“骜儿出去玩儿,没有父王母妃的吩咐,不准进来,父王有事情要问母妃。”

  “哦。”

  骜儿虽然不太明白父王为什么刚刚还抱着自己,现在就让自己走了,但是一直很听话的骜儿,也只能悻悻的走了。

  林歌儿娇嗔漠风道:“你看你,怎么能当着孩子的面儿说这些呢,他再大一些,就明白了!”

  漠风笑道:“再大能有多大?他今年才五岁,再一个五年之后,也不过才十岁罢了!”

  漠风说着,便是慢慢的欺身到林歌儿的身前,说道:“歌儿,最近是不是,有些不听话了啊?”

  林歌儿惊叫着躲开,笑道:“王爷可饶了妾身吧,妾身哪里不听话了啊!”

  漠风坏笑道:“哪里,你看看,现在就不听话了呢!”

  随即,漠风又是坏笑道:“来,这位姑娘,你过来,亲亲我。”

  林歌儿娇嗔道:“孩子都五岁了,王爷还没个正经!”

  “这位姑娘,你快过来,你不过来的话,不要怪本王用强制的手段咯!”漠风继续坏笑道。

  林歌儿只好说道:“好了好了,怕了你了。”

  林歌儿说罢,便是缓缓的走到了漠风的面前,踮起脚尖,在漠风的唇瓣上印下了一个吻,随即,林歌儿缠绕着漠风的脖颈,轻声说道:“王爷,歌儿喜欢现在的生活。”

  漠风用紧紧的拥抱回应着林歌儿,说道:“本王也喜欢,本王希望就这样和歌儿过一辈子,等到本王老了的时候,本王就对歌儿说‘来,这位老太婆,你过来,让老头子我亲一亲’。”

  林歌儿娇笑着推开漠风,笑道:“王爷真坏,本来是挺好的气氛,都被王爷给弄毁了!”

  漠风笑着重新搂住林歌儿,在林歌儿的耳边吹气道:“本王就喜欢歌儿,这可怎么办啊?本王是中了歌儿的毒了呢!”

  林歌儿笑道:“那……我就罚王爷,爱歌儿一辈子!”

  漠风紧紧抱住林歌儿,用拥抱来回答林歌儿的话。

  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短暂的,转眼间,七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眼看着绿茉到了临盆之期就要到了,林歌儿反而是更加担忧起来,因为林歌儿真的不想让漠风杀了绿茉,但是,林歌儿也知道,绿茉性格刚烈,如果绿茉活着的话,一定压抑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一定会把自己的仇恨传承给她的儿子,这样的结局,恐怕是绿茉自己也不愿意见到的。

  这日漠风下朝,心情格外愉悦,林隔热不禁问道:“什么事情让王爷这么开心?”

  漠风笑道:“还不是义军的残余的事情,都过了快七个月了,昨日才算是把那些草莽贼寇一举打尽了!好不痛快!”

  林歌儿笑道:“竟然坚持了这么久,真是难为这些群龙无首的人了!”

  漠风笑道:“你看你,本王说你是妇人之见,你还总是不高兴,难道墨子染死了,就没有人能够管得了这些人了吗?首领,并不是一个军队的全部,只要他们需要,他们完全可以再推选出一个首领来,甚至是,无数个首领。他们要的,是一个光明的前途,是集体的荣华富贵,不过,哈哈,这些人遇到了本王,哪有不被一举铲除的道理?”

  林歌儿笑道:“好好好,王爷最厉害了。”

  “王爷,王妃娘娘,别院中的夫人,要生了。”奴婢急急的赶来禀报道。

  漠风惊道:“什么?这么快啊?”

  林歌儿虽然心中担忧,绿茉生产之后,便会被漠风杀掉,但是听到漠风这么有趣的话,仍旧是笑道:“什么叫做:“这么快?难道王爷还希望绿茉在王府中吃个十年八年的不成?”

  林歌儿和漠风急急的向着绿茉住着的别院中赶去。

  路上,林歌儿却是突然拉住漠风,跪在漠风的面前,说道:“求王爷饶了绿茉的性命。”

  “歌儿,你这是干什么?快点起来,奴才们都看着呢,别损伤了自己在王府中的威信!”

  林歌儿仍旧是说道:“求王爷饶了绿茉的性命吧,不要杀了绿茉。”

  漠风叹了口气,说道:“歌儿,不是本王非要杀他她,本王也是为了她的孩子好啊!”

  林歌儿仍旧是固执的跪在地上,说道:“求王爷绕过绿茉的性命。”

  漠风拗不过林歌儿,况且,本来也没有想要杀掉绿茉,于是说道:“好吧,只要她保证不报仇,本王就能饶了她。”

  林歌儿高兴的起身,说道:“王爷真好,这件事情就包在妾身的身上吧,妾身保证打消了她报仇的念头!”

  漠风撇了撇嘴,说道:“包在你身上?本王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呢!”

  林歌儿笑道:“王爷就瞧好吧!”

  林歌儿和漠风急急的赶到绿茉的院子,见到绿茉正在十分努力的想要生出这个小生命来。

  漠风叫道:“怎么还不传太医?”

  奴婢们犹豫的说道:“王爷,王爷和王妃娘娘没有吩咐,奴婢们也不敢擅自行动,毕竟,毕竟夫人是来历不明的人。”

  漠风怒道:“放屁!快去,派一个脚程快的人,传太医,耽误了夫人生产,要你们好看!”

  奴婢们真是搞不懂,为什么明明是一个囚禁的夫人,王爷又突然这么关心,这么动怒了,这个夫人放在这里七个月了,也没见王爷过来看一眼。

  林歌儿急切的握住了绿茉的手,说道:“妹妹不要着急,生产都是这样的,疼痛是难免的,一会儿太医来了,妹妹就能平安生产了。”

  “姐姐,孩子……孩子……是墨子染的,身份怎么办?”

  绿茉害怕太医来了,暴露了孩子的身份。

  林歌儿郑重的拍了拍绿茉的手,说道:“妹妹放心吧,只要有王爷在,没人会知道的,而且,就算是知道了,王爷也有办法让他们闭嘴的。”

  绿茉十分感激的看了林歌儿一眼,随即又是看了漠风一眼,虽然无法对漠风提起感激,但是听到了刚才漠风关切的声音,在这个危机的关头,心中的恨意也是减轻了许多。

  只要是九王府的传唤,太医一定会尽快的来到的,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太医已经满头大汗的来到了绿茉的院子。

  “王,王爷,娘娘,这是……”太医不解的看向床上的绿茉,想着,并未听说王爷又纳了新夫人了啊。

  漠风说道:“这是王妃的义妹,你好好诊治,务必母子平安。”

  太医一听说这个人和林歌儿有关系,便是提起了十二分精神,如今整个王朝谁不知道,王妃娘娘可是王爷心尖上的人。

  太医一头冷汗的平静了心神,来把绿茉的脉象,但是却是一脸的凝重,林歌儿关切的问道:“太医,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疼的?”

  太医不禁匍匐在地说道:“回王妃娘娘的话,小姐,小姐这是难产了!”

  “什么?难产?怎么可能?一直用安胎的药吊着,怎么可能难产的?太医,你给本王好好的诊治,不然,要了你的老命!”漠风急切的说道。

  太医擦了一下冷汗,说道:“是。”

  心想着,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个九王爷还是这么的暴躁,不过太医心中已经比从前安定许多了,因为知道现在九王爷都听王妃娘娘的,只要是王妃在,自己就是不会有性命之忧的,就是……

  太医急急的诊治,但是,仍旧是没有半分的头绪,最后,太医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回王爷,王妃娘娘的话,小姐是因为孕期早期过于惊怒。而之后,虽然调养得当,但是心绪却是终日不宁,想必是常常一夜无眠,思虑过甚,动了胎气,如今,只能选择孩子和大人保一个了。”

  绿茉听了这样的话,却是并不惊奇,而是虚弱的说道:“保孩子……”

  林歌儿和漠风相视一眼,林歌儿郑重的问太医:“太医,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太医知道王妃是通情理的,于是说道:“是,娘娘,换做别的太医,也是只能这样。”

  随即,林歌儿便是看了一眼绿茉,沉重的说道:“保孩子吧!”

  绿茉感激的看了林歌儿一眼,说道:“姐姐,孩子,就拜托你了。”

  林歌儿郑重的看着绿茉虚弱中的眼眸,说道:“妹妹放心,从今天起,他就是王府中的嫡系子孙,享受俸禄和世袭的荣誉。”

  绿茉热泪盈眶,但是却是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林歌儿说道“太医,开始吧。”

  林歌儿说罢,不忍心看到这样的景象,于是只好转身离去。

  “哇……哇……”几声婴儿的啼哭,林歌儿一惊,随即便是冲到绿茉的内间,看到一个婴儿抱在奴婢的怀中,而绿茉已经咽气了。

  林歌儿接过婴儿,把婴儿的手和绿茉的手放在了一起,说道:“孩子,感受一下你母亲的温度,记住,这就是你的母亲,孩子,你也只有在今天,才能够知道自己真正的身份了。”

  林歌儿丝毫不避讳太医在旁的说道:“你的父亲,叫墨子染,你的母亲,叫绿茉,他们为了你的生命,而离开了这个世界,你要爱他们。”

  随即,林歌儿郑重的起身,对漠风说道:“王爷,给咱们王府中的小姐取一个名字吧。”

  漠风看这这个可爱的小女婴,心中也是感慨万千,于是说道:“既然咱们永远都不会告诉她,她的亲生父母是谁,那么,总要让墨子染和绿茉,留在这个孩子的身上一些印记的,就叫:漠茉染吧!”

  林歌儿随即便是说道:“这就是咱们王府中的小姐了,是本妃生的孩子,你们可记住了,不然,让王爷割掉你们的舌头,太医,包括你。”

  时间匆匆而过,带着流逝的青春,将我们在生命中,有一段旅程带向另一段旅程,世间万物,瞬息而变,不变的,唯有爱,真爱。

  活着就是这个世界给自己的最好的礼物,只要是活着,就有无限的希望。

  而死去的人,终不再来,但是,总有另一种方式,让他们继续存在着。

  如今十个年头已经过去,骜儿和茉染都到了要成婚的年纪,而漠风和林歌儿也真的变成了老公公和老婆婆。可是漠风还是会说:“这位姑娘,你过来,亲亲我。”

  林歌儿则会嗔怪道:“你个死老头子,儿子都要成亲了,还一副老不正经的样子!”

  漠风则会理直气壮的说道:“儿子都要成亲了,我害怕什么?”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爱的恨的哭的痛的,都在呼啸而过的岁月中,喝着歇斯底里的声音,消失在从前的疯狂的生命中,而如今剩下的,便是着永恒不变的相守。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并非是那么的难。

  只要执着的相信,你终会发现,你所执着的,早晚有一天,会变成你生命中真实存在的抹不掉的印记。

  这就是生活,这就是真实,和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