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请君入婚

104 爱你,所以请你走进这段婚姻(大结局)

请君入婚 1 7512 2020-04-16 15:32

  我是在第二天看见的乔治,果然跟方玮明形容的一样,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唇红齿白,特别是那双漂亮的蓝眼睛,在浓密的眼睫毛的映衬下,每眨巴一下都格外销魂,真是极品小受啊。

  还好我不是腐女,要不然我肯定会流口水。

  乔治的普通话说的相当标准,而且声音很干净,不看他外貌的话,我还以为对面坐着的是个同行。

  “美丽的小姐,我可以跟方一样叫你欣欣吗?”这是他看见我后的第一句话,外加一个极有异域风情的吻手礼。

  可惜,他刚拉起我的手,我还来不及害羞,方玮明便一把将我拽进他怀里,接着一巴掌拍飞乔治的手,整个动作有如行云流水一般,干净利落。

  “乔治,这里是华夏,不流行吻手礼,其次……”说到这里,方玮明冷冷地看着他,“欣欣这个名字只有我才能叫,请你称呼她方太太。”

  乔治状若无奈地耸耸肩,挑眉道:“哦,我亲爱的朋友,你的醋劲真是太大了,用你们华夏人的话说,你就是个醋坛子。”

  我扑哧一下乐了,看向方玮明的眼神带着戏谑,看看吧,你喜欢吃醋这件事连老外都知道了。

  方玮明却一点都不尴尬,将我搂得更紧,看着乔治说道:“在意自己的妻子,对感情保持忠贞,你这个花名在外的单身汉不懂很正常。”

  “哦不,我的朋友,我是很洁身自好的,不要把我跟那些没有节操的花花公子相提并论。”

  “洁身自好到连续三周上美国八卦杂志头条?而且每次身边的人都不一样?”

  “那都是无中生有!”乔治的国语真的很厉害,知道不少成语,说着他贼兮兮地对方玮明笑了笑,“我亲爱的朋友,原来你也有看八卦杂志的爱好,我还以为你只喜欢沉醉在数字的世界里。”

  面对乔治的揶揄,方玮明淡淡地答道:“本发到我邮箱里的,要不你以为我会去看那些新闻?”

  本是乔治的私人助理,跟方玮明的关系很不错,有时候乔治太忙,没时间回方玮明的邮件,便由他代劳,但是他总会在邮件里加些东西,譬如这样的花边新闻,用方玮明的话说,这货就是个惟恐天下不乱喜欢看热闹的,对此我深以为然。

  “那个狗屎!”乔治的脸色一下就变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我一定要换助理,明天,不,马上就换掉!”

  方玮明斜瞥了他一眼,“你舍得?”

  乔治顿时蔫了,无奈地摇摇头,“好吧,我承认很难找到像他这种全能到近乎完美的助理,如果他能不那么喜欢看热闹,我想我会很愿意给他加薪。”

  “这些话你该对他说,没准儿看在加薪的份上,他会有所收敛。”

  “好主意,一会儿我跟他说下。”

  接着,乔治又跟我闲聊了几句,说的无外乎是方玮明在国外时的糗事,结果,没说几句,他就被方玮明拖去书房了,说要谈谈关于新公司成立的事情。

  乔治临走前给了我一个眼神,意思是方玮明绝对是故意的,怕他说出不该说的,我回以一个赞同的眼神,并且用眼神约定下次找个方玮明不在的机会,进行一下更深层次的交流。

  一周后,在s市挺立了数年的米氏宣布破产,接着被人收购,新任的ceo是我熟人——五哥。

  此时他已经用回本名沐阳勋,而且他的真正身份也被公布于众,谁能想到,一个酒吧的小股东,一个普通的调酒师,竟然是英国邓肯集团的大公子!

  当我知道他这一身份时,瞬间明白了为什么邓肯集团会在股市上狙击米氏,原来是他做的手脚,接着我便开始感慨,尼玛,为毛我身边的人没一个简单的?难道真是越有钱越有能力的人,他就越低调吗?

  方玮明是这样,五哥也是这样。

  五哥接收米氏后,邀请我跟方玮明一起吃饭,但方玮明因为明年就要去乔治的公司,所以正忙着跟人交接现在公司的事情,忙得晕头转向的,所以我只好独自赴约。

  五哥选的地方是家西餐厅,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坐在那等我,见我来了,便起身绅士的帮我拉开对面的椅子,邀请我入坐。

  话说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五哥西装革履的打扮,不得不说,他很适合这样的正装,以前的五哥是极有男人味的,但略显粗狂,不过现在的他除了男人味,身上还多了一丝儒雅的气质。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佛靠金装,人靠衣装”吧。

  我在去以前就给他打了电话,告诉他方玮明有事来不了,所以他点的是双人餐,鲜嫩入味的牛排搭配回味悠长的红酒,非常标准的西餐菜单。

  吃完东西后,招待送上甜点,给他的是一份黑森林蛋糕,而我面前摆着的是一份提拉米苏。

  不知道怎么的,我突然想起提拉米苏背后的故事,据说在意大利语中它还有另外一个含义,就是“记住我”和“带我走”。

  我不知道为什么五哥会给我选这道甜点,但我想他一定不是想跟我说让我带他走,而是希望即便他身份发生了改变,也要记住我们曾经在一起的美好。

  我们做不成情人,但我们会是最好的朋友和兄妹,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五哥见我看着蛋糕发呆,笑着说道:“苏苏,看来你明白我为什么选提拉米苏了。”

  我亦笑着答道:“不管你是酒吧的调酒师,还是邓肯集团的大公子,或是大公司的ceo,在我心里,你始终是那个对我照顾有加的五哥。”

  五哥看着我的眼神很温暖,而且分外温柔,我知道这表示他很满意我的答案。

  “苏苏,想听听我的故事吗?”他突然端起面前的红酒,喝了一口后,目光灼灼地看着我。

  “五哥,你想说我就听着。”我用叉子叉起一小块蛋糕,并未急着进口,而是笑着冲他眨了眨眼。

  五哥失笑摇头,又喝了一口红酒后,开始讲诉他的故事。

  他虽然是邓肯集团的大公子,但却不是名正言顺的少爷,因为他的母亲是个华夏人,是他父亲的秘书,并非合法妻子,这也是为什么他明明是英国人,却有张华夏人面孔的原因,他完全继承了母亲的相貌和血统。

  在生下他后不久,他的母亲便离开了,去了哪里没人知道,至今都没有再回来过,而他则被送到了邓肯家,虽然做了dna鉴定,但因为他的相貌和私生子身份,他在那个大家族里备受欺凌。

  他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都是父亲的正牌妻子所生,虽然从一开始,他父亲便说了他不会是家族的继承人,但因为他太过优秀,所以便成了众人的眼中钉。

  可以说他是在阴谋诡计中长大的,还好家族里的老管家很喜欢他,所以暗地里帮了他很多,又告诉他做人处事要低调,他这才开始收敛锋芒,装出纨绔子弟的样子,降低了继母和兄弟的警觉性,否则也许他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了。

  在他大学毕业后,爱上了一个姑娘,那姑娘也是华裔,很漂亮很活泼,可是也很有野心,在知道他身份后,便以希望两人以后过得更好为由,怂恿他去跟两个弟弟争权。

  当时的他被爱情蒙蔽,开始在父亲面前表现自己的才华,于是,继母和两个弟弟开始对付他,在一次人为设计的车祸中,他脊椎受到严重的伤害,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医生说或许这辈子只能坐轮椅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惊,为什么我一点都没看出他脊椎受过伤?他在酒吧时还扛过整箱的酒啊,不是说脊椎受过伤的人不能干重活的吗?

  看到我的疑惑,五哥笑了笑,笑容苍白而无力,解释道:“后来我才知道我的伤根本没有那么重,是管家暗地买通了医生故意那么说的,他是想保住我的命,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对我那两个弟弟根本就不能构成威胁。”

  我了然点头,心里庆幸他遇到那位好管家,要不然他可能真的早就死于非命了,想起那个他爱的女人,我好奇地问道:“那个女孩子呢?她是不是知道你瘫痪就离开你了?”

  “如果只是这样,我不会怪她,毕竟当时我也以为自己这辈子要瘫痪了,何必连累别人呢?可惜她离开我的原因不是因为我瘫痪了,而是因为她根本就是我继母找来算计我的,就连车祸也跟她有关。”五哥的眼神变得冷厉,浑身弥漫着渗人的寒意。

  原来那姑娘是被他继母买通的,故意接近他,故意让他爱上自己,又故意煽动他在父亲面前表现自己,他继母是想借此逼出他的真实能力,确定他到底是真的纨绔还是在伪装自己。

  这步棋走得很成功,他继母揭穿了他的伪装,担心他会威胁到自己儿子,便让那人在车上做了手脚,接着由那姑娘假称自己发生了什么意外,正在某个地方,他一着急便开车过去,途中便出了车祸。

  这些都是管家告诉他的,虽然老人只是个管家,但服务邓肯家族几十年,算的是上家族的元老人物,就算五哥的父亲也要给他几分薄面,他手底下也有自己的势力,为了救五哥,他不惜动用了自己的全部势力。

  “五哥,为什么那个管家对你那么好?”听到这里,我好奇地问道。

  五哥眼里闪过一抹怀念,还有感恩,答道:“我后来才知道,我妈妈是他的义女,管家一辈子无儿无女,所以把我当亲孙子看待。”

  那就难怪了,他可以说是老管家全部的寄托,自然会为了帮他而尽心尽力。

  “后来呢?”我继续问道。

  “后来管家跟我父亲建议送我去瑞士疗养,我继母见我已经废了,自然不会吝啬花点钱,然后我被管家亲自送到了瑞士,到那以后,他才将全部的事情告诉我,然后让已经联系好的医生帮我做复健,三个月后,我便恢复了。那时候,我两个弟弟,大的那个已经二十一岁,小的也有十八岁,他们开始进入公司做事,为以后继承家族打基础,我则在管家的帮助下,呆在瑞士,慢慢发展自己的事业。”

  “那你怎么会回国?而且既然你跟家族关系那么差,这次他们怎么会帮你去狙击米氏呢?”

  “我二十六岁那年,管家因病去世了,临死前把他所有的遗产都留给我了,并且留下遗言,希望我回来,远离邓肯家族的纷争,所以我便回国了。后来认识了我朋友,他想开酒吧,我就入了股,因为一直很喜欢调酒,学习了一段时间后,便在酒吧里做了调酒师。至于邓肯家族为什么会帮我,我只能说天意弄人。”

  五哥苦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父亲从前年开始身体便开始滑坡,无法照顾整个集团的生意,他原本想让我两个弟弟继承公司,可惜那两个家伙被继母完全惯坏了,只会花钱不会赚钱,公司交到他们手里才一年,就赔进去近千万,股东急了,召开股东大会,说如果我父亲不能亲自掌控集团,又没有合适的接班人,便由股东集体决议,另外选择ceo。”

  “然后你父亲便想起你了?”我嗤笑了一声,儿子出事那么久都不闻不问,这时候倒想起他来了,还真是个现实又冷血的爹。

  “是的,他立刻派人去了瑞士,却发现我早已痊愈,而且回了国,他本想派人来接我回去,但我那位继母不同意,她是绝对不会让属于自己儿子的东西落在我这个私生子手里的,我父亲碍于她家族的势力,只得歇了找我回去的心思。没想到没过多久,继母的家族出事了,一夜之间从名门望族跌落谷底,她再也没了依仗,而我那两个好弟弟和妹妹,又在这时候被杂志爆出吸毒和参与滥交聚会的事情,虽然后来父亲找了关系让他们躲过牢狱之灾,但也对他们彻底失望了。”

  “上个月初,我便接到了他亲自打来的电话,希望我回去接他的班,但我没有答应,后来他派人来找我,我依然没有松口,直到米氏的事情,我才想起可以利用邓肯集团的势力狙击米氏股票,只是我没想到你男人会跟摩根财团的小公子是好朋友,就算我不出手,他也完全有能力对付米氏。”

  虽然他没有说的很清楚,但我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为了帮我,他一定是答应了他父亲的要求,否则邓肯集团怎么会出手?

  “五哥,对不起,我连累你了。”我满是歉意地说道。

  五哥不在意的笑了笑,“傻丫头,不关你的事,就算不是为了你,早晚我也会回去,毕竟他是我母亲最爱的人,毕竟他是我的父亲,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的东西落在别人手里。”

  说着,五哥对着我眨了眨眼,“我现在这样也不错,怎么说也是大公司的ceo,算是高富帅了吧?”

  我一下就乐了,接着担心地问道:“可你不是要回去继承家族吗?怎么会接手米氏?”

  “因为我舍不得你啊。”见我脸色一下变得羞红,他忙笑着摆了摆手,“开玩笑的,要继承家族不是那么容易的,得做出点成绩出来,那些股东才不会找茬,现在的米氏已经是邓肯集团在国内的分公司,待我做出一些成绩后,再回去英国接收整个集团。”

  那就是说最后还是会离开,虽然心里有些不舍,但这是五哥自己的选择,而是我有预感,他一定会做得很好,比起酒吧的调酒师,或许这才是真正该属于他的生活吧。

  两个月后,我跟安陆主持的美食节目得了奖,与此同时,我被确诊怀孕,可谓双喜临门。

  展云翔最激动,说让我生个女儿,以后给他儿子做媳妇,结果被安陆吐槽,说你儿子大人家那么多,是想老牛吃嫩草吗?应该留给他儿子做媳妇,现在正好流行姐弟恋。

  忘了说了,吴莉的病情已经得到控制,开始慢慢恢复,而且她性格也发生了变化,不再整天疑神疑鬼,开始踏踏实实的跟安陆过日子。

  虽然这两人的婚姻并非因为有爱才结合的,但这些年下来,安陆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责任,而且以他的性格,只要吴莉不离开,他就会好好对她,当个好老公。

  吴莉对安陆的感情有多深,我们都看在眼里,现在她的病终于好了,而且开始学做一个好妻子,我们自然也乐见这对夫妻能有个好的结果。

  他们关系变好,有孩子也指日可待了。

  知道我怀孕后,不出方玮明所料,方太后立刻跟我说让我请假在家养胎,不过现在的她是用商量的口气跟我说的,要在过去,肯定直接以婆婆身份下命令。

  在确认了电台机器对婴儿有辐射后,我果断递交了假条,按道理说产假只有十五个月,但也不知道方玮明跟台长说了什么,或者是瞒着我做了什么,台长竟然很爽快的说我可以等到孩子八个月断奶再回去上班。

  不要羡慕我,谁让我有个世界上最好的好老公呢?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她现在跟我妈的关系特别好,有像闺蜜发展的趋势,两人每天下午都会一起去跳广场舞,现在知道我怀孕了,两人整天商量着怎么给我补营养,我都快被两边送来的补汤喂成猪了。

  乔治的新公司已经开了,也是投资公司,方玮明跟原本的公司辞职跳槽过去,现在是公司的副总,而他以前的那些客户一部分也跟他离开,把原来公司的老总气得牙痒痒的,但碍于乔治的身份,也只能在背后暗骂几声了。

  我在怀孕六个月的时候,某次跟方太后一起去买孩子的衣服时,无意间遇见了米莉,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首富家千金的光环,在一间小小的服装店里做事,店面装潢得很温馨,看样子生意还不错。

  看着她有些呆板的跟客人介绍店里的衣服,我没有过去跟她打招呼,免得她觉得我有在她面前示威的嫌疑,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就走了。

  当初本来方玮明是想用绑架罪和勒索罪起诉她的,但被我劝住了,米莉最大的本钱就是她的身份,一旦失去那金光闪闪的身份,从天之娇女变成为了柴米油盐奋斗的普通人,这就是对她最好的惩罚。

  孩子是在预产期前十五天提前跑出来的,我本想顺产,但医生说孩子营养太好,个头有些大,还是剖腹产来得安全,我只好一边躺在产床上等着麻药起效,一边腹诽着我的老妈和婆婆,要不是她们跟喂猪一样喂我,我至于挨上一刀吗?

  两个小时后,孩子平安出生,是个大胖小子,生下来就有足足八斤六两。

  看着跟皱皮猴子一样的宝宝,欣喜的同时,我无奈苦笑。

  翔哥,除非我们的孩子都是断背山,否则咱没办法打亲家了。

  在我儿子出生以后,吴莉也怀孕了,把安陆给高兴的,拉着展云翔便跑来我家,那是一阵得瑟,说展云翔你是没指望了,苏苏的儿子一定是我们安家的女婿。

  展云翔当时特郁闷的咬牙,说现在政策变了,允许生二胎,他一定会生个女儿,让我儿子做他家女婿。

  对于这两位的争斗,我明智的采取无视,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的事情谁知道呢?

  方玮明是个特别好的父亲,只要他回家,孩子的事他就全包了,根本不用我操心,就连半夜喂奶换尿片都是他调好闹钟爬起来亲自动手,让我安心睡觉,但即便这样,孩子还是更喜欢我一点,看到我就笑,还在那咿呀咿呀的叫唤,对着他则面无表情,哼哼都没有一声,极有他的冰山风范。

  把他恨得牙痒痒的,说儿子是个白眼狼,只认妈不认爹,我则抱着儿子一阵狂亲,说不愧是我肚子里出来的,好样的。

  孩子满月的时候,我们给孩子办了个满月酒,几乎所有我们认识的人都来了,因为我们没办婚礼的,就当一起补办了。

  那天方玮明估计太开心了,一向控制酒量的人竟然喝多了,为了方便我照顾他,方太后把孩子带回她那了,老爸和方父则帮着我把他扶回家。

  送走两位老人后,我开始给他换衣服,衣服才换了一半,他突然一把抓住我,把我拉倒在床上,然后一个翻身,压在我身上,眼神清明,唇角带笑,哪里还有半点喝醉的模样。

  “你竟然装醉?方玮明,你太坏了!”我没好气地锤了他两下。

  他在我唇上轻啄一下,笑眯眯地说道:“不这样,我妈怎么会把孩子抱走?”接着,做出一副哀怨的模样,“老婆,我都好久没跟你亲近一下了。”

  我尴尬地咳嗽了两声,自打怀孕,他怕伤到孩子,便乖乖禁欲了,饿了那么久,我算着他也该是时候爆发了,但我才出月子,身体还没完全调理好,只得摇头哄道:“乖,再等一个月,等我身体好了再说。”

  他好笑的看着我,“老婆,你想什么呢?我只想跟你过下二人世界,可没想做那事儿,怎么?你很想要了?别急,等你身体好了,我一定满足你。”

  我要你个头!满足你妹啊!我欲哭无泪,尼玛,为毛又被这厮给黑了?哎,看来我注定斗不过他。

  “老婆,你还记得你当时冲到我办公室里要跟我结婚时说的话吗?”他突然问道。

  “古有来俊臣请君入瓮,今有我苏欣请君入婚,方玮明,你敢是不敢?”我挑挑眉,将当时的话重复的一次。

  方玮明呵呵一笑,额头紧贴我的额头,唇碰在我的唇上,那双璀璨如星辰般的眼睛直直地看着我,几乎是含着我的唇,说道:“其实我一直想说,你那句话说错了,应该是我请君入婚才对。”

  我一愣,接着便明白了过来,八年的陪伴,八年的爱恋,其实他已经不知不觉编制了一个情网,只等我自己撞进去,结果,我还真的傻傻地撞了进去。

  “不管谁请的,只要结果是好的就可以了。”我朝他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两只手抚上他俊逸的脸颊,“老公,我爱你。”

  他眼里流光闪烁,里面流露出来的温柔和深情几乎能让我溺毙其中,在我唇上狠狠地亲了一下后,用带着沙哑的嗓音说道:“老婆,我也爱你!因为爱你,所以请你走进这段婚姻,我们一定会永远幸福下去。”

  “嗯,一定会!还有我们的儿子,我们大家一起幸福!”我用力点点头。

  “老婆,这时候就不要煞风景的提儿子好不好?”

  “那也是你儿子,你干嘛老看他不顺眼?”

  “对于抢走我老婆的男人,我干嘛要看他顺眼?”

  “……喂,跟儿子你也吃醋?你真是……唔……”

  “乖,你眼里心里现在只要有我一个就够了,欣欣,我爱你。”

  “方玮明,我也爱你……”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