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假爱真欢:恶魔老公不离婚

第248章 大结局(下):每个人的幸福终会降临

假爱真欢:恶魔老公不离婚 1 9921 2020-04-16 15:32

  想着想着,眼眶一红,往沈忘川的方向瞟去,只见他正专心致志的打着方向盘,完美的侧脸透着笑意,轻浅的,却让她看得很舒服。

  “忘川,不管ta是男是女,我们都叫ta‘小好’,好不好?”

  沈忘川愣了,笑,“你怕ta像小琛一样调皮?”

  “不是。”沈无忧答,“当时我怀小琛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我不好,可是现在你在我身边了,什么都很好……你能懂我的意思么?”

  沈忘川高大的身躯猛地一颤,久久说不出话来,直到快要到家了才重重的点头,说:“好。”

  然后抱着妻子和未来的孩子进屋,小家伙醒了,听见车声立刻蜻蜓一样的往外奔,把后面负责照顾他的佣人吓了个半死,一边用叫着他,一边追赶,看见了门外的两人才尴尬的打招呼。

  “爸爸,妈咪,你们去哪里了?”小家伙好奇的抬头,问。

  他现在有一点是让沈无忧觉得他长大了的,那就是睡醒后再也不哭了,以往每回睡醒都要哭,除非沈无忧在他的身边,现在不会了,可是一起来就嚷着要找爸爸,当然的,相对于爸爸来说,妈咪真不是什么绩优股,最多就是一只嫁给了绩优股的无名股,他还是选择了大款爸爸,把她这个妈妈抛到了九霄云外。

  沈无忧在沈忘川的怀里捶了一记,让他把她放下,后者没多刁难她,轻轻的把她放到地上来,蹲到地上与儿子的视线处于同一水平线上,抬头看看无忧,她的脸色还是有些苍白,没等他说话,她的胸口又开始发闷,快步冲进了洗手间。

  沈忘川起来,小家伙拉着他的裤管,不让他走,“爸爸,妈咪怎么了?”

  沈忘川一愣,低头把他抱起来,耐心的说:“妈咪怀了小坏的弟弟或者妹妹,小坏很快就当哥哥了。”

  “哥哥?”对于这个词,孩子还没有多大的体会,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模样。沈忘川笑着亲他的小脸蛋,“以后爸爸不在的时候不准欺负妈咪,知道没有?妈咪的肚子里有个小生命,等小生命出生了,你就是哥哥了!”

  “好!”小家伙正经八素的点头答应了。

  随后,沈忘川把孩子交给了佣人照料,把从洗手间里出的沈无忧抱回房里去,安放到床上。

  “要不要给你弄点什么吃的?肚子的东西都吐得差不多了吧?”

  “这个时候还有兴致开玩笑……”沈无忧打他,脸蛋却扒着他的颈窝不放,在他的怀里嗅到了安然的味道。

  “这几天我安排了些行程,你不舒服,要不取消?”

  沈无忧摇头,“别,都跟孩子说好了,取消了以后你这个爸爸恐怕就没什么威信了。”

  沈忘川想了想,还是答应了,吻着她的发哄她入睡。

  下楼的时候,佣人在跟小家伙玩耍,又是各种被欺负,沈家所有的人几乎已经习惯了被这个小祖宗欺负。

  沈忘川摇头失笑,过去吧佣人支开了,陪孩子玩了一下午。

  黄昏,艳丽的夕阳把巴黎的上空染成七彩光艳,沈无忧起来了,沈忘川一手拖着她,一手拖着沈小坏,到了街上闲逛。

  小家伙的步子小,腿短,走得很慢,却总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跟着爸爸妈妈的步伐,有时候调皮的躲到他们的身后踩影子,清脆的笑声惹来路人的侧目,幸福的模样更是让人艳羡不已。

  “爸爸,妈咪……”小家伙突然这么叫了。

  沈忘川和沈无忧同时停下脚步去看他,只见小家伙的两条小短腿分别踩着他们的影子,叉着小肥腰,仰天长啸,道:“等我长大了,比爸爸帅,比爸爸高的时候,换我来拖着你们走,让你们踩我的影子。”

  沈忘川会心一笑,沈无忧眼红红的蹲下来抱他,问:“哎哟,那我们要等好久呢,你看,你还够不到爸爸的大腿呢。”

  小家伙顿时觉得自己被羞辱了,气鼓鼓的往前走,背着双手,一副老外公的模样,“哼,妈咪是坏蛋!妈咪是坏蛋!”

  沈无忧笑趴了,沈忘川抱着她,心里很欣慰。

  这孩子记住了他的话,即使心里边不忿,可是他已经学会了把气都憋心里边,他开始懂得照顾妈妈的感受了。

  陆执和辛梓涵大婚的前一天,沈无忧带着沈暮琛回了趟娘家,沈忘川因为突然有事没能陪同。

  大半年没见着外孙和女儿的岳子铭,一看见两人进门便乐开了花,即使腰不好也要抱一抱沈暮琛,小家伙格外的懂得讨人欢心,一看见外公就“外公外公”的叫个不停,把岳子铭哄得开怀大笑。

  “外公,有没有奖励?”沈暮琛摊大手掌讨打赏……

  岳子铭一愣,拍着他的小屁股说:“有,赏你一巴掌!”

  看着儿子憋屈的样儿,沈无忧笑了,岳子铭看着这孩子一身英伦服饰,满意的笑着,说:“你妈妈终于开窍了,不再天天给你穿动物装,一年到晚把你当动物来养了。”

  “爸,那是他自己喜欢的,我可没说话的权利。”

  “嘻嘻……”小家伙得瑟的蹭着这一身帅气的装扮,“这是爸爸给我买的,爸爸的眼光是妈咪开火箭也追不上的!”

  “切,臭屁精。”沈无忧翻白眼,恼他。

  岳子铭让他们坐到沙发上,问:“打算在这里住几天?”

  沈无忧喊来了佣人,把孩子带去以前就有的玩具房玩耍,偌大的客厅里就只剩下了岳子铭和沈无忧。

  “不了,明天辛梓涵结婚,忘川本来是来出差的,因为这事儿也在巴黎逗留了几天,明天出席婚礼以后,我们可能就会立刻回然城去了。”

  “是上次忘川让我帮忙寻找那个女孩?”

  沈无忧点头,看着他的脸色大抵猜到他心中所想,于是说:“她回来了,可是没能跟森迟在一块,明儿的新郎官不是他,是陆执。”

  岳子铭浓密的眉毛顿时一簇,没想到啊。怪不得顾森迟找了三年,甚至发动了沈家和岳家的势力也早不找,陆执的范围是他们不能侵犯的,只要他把那个女孩安置在他所掌管的范围内,外人根本就不可能找到她。

  沈无忧觉得爸爸的神情除了惊讶外还有一丝异样的说不出的感觉,可是一时间的念想又让她没再往下询问,末了,想起了自己怀孕的事情,有点小别扭的跟岳子铭说:“爸爸,我怀孕了。”

  岳子铭猛地从沉思里惊醒,大喜,“当真?怀上多久了?”

  “嗯嗯,真的,前阵子忘川陪我去医院检查过了,说已经一个多月了。”虽说是一个孩子的妈了,可说起这事儿来她还是会感觉害羞。

  “幸福吗,现在……”岳子铭看着女儿,问。

  沈无忧一愣,冲他甜甜的笑了,点头不语。

  一切尽在不言中。

  她是早上来的,中午跟岳子铭一起吃了顿中饭,下午犯困便浅浅的睡了两个小时,后来是被一个女孩子吵醒的,她徐徐的下楼,看见一个长得眉清目秀的年轻女孩提着大包小包的登门造访来了。

  看见她从楼梯口上走下时,女孩显得有些彷徨和惊讶,定定的站在原地看着她出神,沈无忧轻轻一笑,问:“请问您找谁?”

  她在心里边狐疑,如果是随便的人估计佣人是不会把她放进屋里来的,难道她认识这屋子里的人么?可是她在这儿住了三年,一次也没见过这女孩,可是看着看着,又觉得她的五官有些熟悉。

  女孩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了,佣人便冲了过来,拉着她往外拖,“青小姐,您就别为难我了,等会少爷回来了,会骂死我的!”

  “我……我又不是来找他的,我是来给郭叔叔送礼的!”女孩拼命挣扎,身手似乎不错,可是她有掩藏,似乎是故意不让人发现她有武打功底一般。

  沈无忧的心惴惴也不安,看着佣人把人拉出去了才问:“刚刚那个女孩是谁?”

  佣人有些为难,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不该说,“小姐,您也别为难我了。”

  “……下去吧。”

  估摸着是南迟让她封口的,看来这女孩不简单。

  “沈无忧。”岳子铭逼着这女孩,趁她走了才下楼来。

  “爸爸。”沈无忧回头,轻笑着唤他,看见儿子躲在外公的怀里笑嘻嘻的看着她,嘴角的弧度也不自觉的弯起,“你又不乖了,外公的腰不好,别常常嚷着让外公抱,不然下次不带你过来!”

  面对妈妈的威胁,小家伙显得镇定自若,高傲的“切”了一声,抱着岳子铭的脖子,用小小的背脊骨对着她,示威。

  沈无忧叹口气,过去想要把孩子给抱过来,岳子铭立刻阻止,“你别,有了身孕跟以前就不一样了,我抱着吧,没事。”

  “那好吧。”

  黄昏的时候,沈忘川的电话来了,说已经到了门外,沈无忧把东西收拾好了,就让沈小坏给岳子铭道别,岳子铭多少是舍不得的,大半年才见上一次面,这么快就要走了。

  “让忘川来吃顿晚饭吧,也不急着这一时半刻。”岳子铭说。

  沈无忧有些迟疑,“下次吧,以后会经常来看你,你有空也可以来然城,让你到那儿住你肯定不习惯,但是玩几天也不错。”

  “你怕晚点会看见南迟?”

  沈无忧的呼吸顿时一滞,良久才肯点头承认,“那我们先回去了。”拉着儿子让,又说:“来,跟外公说再见。”

  “外公再见!”

  “嗯,再见。”岳子铭笑着在小家伙的脸上亲了亲,拍拍他的小屁股,说。

  沈无忧抱起儿子,头也不回的出门去了,沈忘川的车就等在门外显然是刚开完会就立刻过来的,身上的衣服还是早上出门那套,一看见妻子也儿子的身影,他立刻就下车迎上前去,把小家伙抱进自己的怀里。

  “以后少抱儿子,他还挺重的。”他打趣。

  沈无忧笑了,沈小坏恼了,“你才重,你全家都重!”

  沈无忧捏他的鼻子反驳他,“爸爸的全家难道就不包括你这个小坏蛋?!”

  小家伙想了很久,最后想明白了,吃瘪的掉了两行珍珠,然后又笑开了。

  一路上,沈无忧能够感觉到沈忘川有心事,可是她没问,她以为他忍不了多久就会问她有没有看到南迟,可是一直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他都没有开口,就是背着身子大觉睡,沈无忧在黑暗里看着他的背脊,很久以后才睡了过去。

  当她的呼吸逐渐变得绵长,沈忘川才转过身来把她纳入怀里,他很想问问她今天的事情,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了显得很小气,不问自个儿难受得很,憋了一晚上,根本就没办法入睡,只能这么抱着她,睁眼到天亮。而在岳家,晚间十一点的时候,南迟拖着疲惫的身躯从外边回来,佣人立刻就冲过去跟他说起今天的事情。

  “少爷啊,青小姐今天来过了,说要给老爷送礼,礼物我没法帮你给还回去,可是人我是给劝回去了。”

  南迟淡淡的应了句,“知道了,你下去休息吧,不早了。”

  语毕,他就要上楼梯去了,佣人又跑上去两步,说:“少爷,今天小姐回来过,带着小少爷。”

  南迟高大的身躯大震,连脚步都停了下来,呼吸变得格外的粗粝,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她半晌,点点头,眼底似乎多了丝暖意,道:“嗯,下去吧。”

  他并没有立刻回房间里去,而是去了岳子铭的书房,这时候,他一般都在练字。

  推门进入,岳子铭的目光从书桌上抬起,看见他以后明显的一愣,然后随口道:“回来了?”

  “嗯。”他答。

  “今天沈无忧来过了。”

  南迟在沙发上坐下来,点头,“我知道。”

  岳子铭又抬头看他,这一次,时间比较长,看着他就再也没有把目光移开,“所以……明明上午就能完成的工作要推到下午甚至是晚上才做?”

  “呵呵……”南迟掏了根烟,静静地抽。

  “你要真不喜欢陆琴这小姑娘就赶紧跟人家断了,别拖拖拉拉的,今儿还给我送礼来了。”岳子铭笑着对他碎碎念。

  这阵子他似乎跟陆琴这小丫头来往得挺密切的,那女孩长得眉清目秀,分外讨喜,性格也爽朗可爱,就是他这儿子的眼角高,看不上人家,处处刁难,处处抵抗,死活不肯跟她在一起。

  南迟扯开领带,吐着烟圈说:“你明知道我跟她没什么……”

  岳子铭若有似无的笑了,南迟干脆起身离开,岳子铭喊住他,“川儿,这世间没有绝对的非她不可,有合适的试试吧。”

  南迟一怔,没办法回头,岳子铭又说:“她怀孕了,一个多月。”

  南迟的脑袋有一刹那的空白,罢了,脚步沉重的离开。

  翌日,辛梓涵大婚。

  教堂的宾客席上坐满了来宾,四下洋溢着幸福的气息,沈无忧跟沈暮琛相邻而坐,沈忘川则走开了,眼看这气氛,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可他却突然走开了,初时她以为他就是上个洗手间,可是都半小时过去了,人还没见回来。

  突然的,神父出来了,钢琴师也来了,沈无忧四处张望没见人,打他电话也没人接。

  “妈咪,爸爸是不是逃了?”小坏趴在妈妈的腿上,天真的问。

  沈无忧微笑着安抚,“什么话,爸爸等会就回来,你乖乖坐着,等会就能看到新娘子了。”

  “新娘子有妈咪漂亮吗?不漂亮的我不见!”

  “……”沈无忧白他一眼,这孩子又得瑟了,“漂亮,比妈咪还漂亮呢!”

  “呀,好呀,好呀!”小坏坐在凳子上欢腾的拍手跳跃,小屁股一颠一颠的。

  没一会儿,神父便宣布婚礼正式开始,然后钢琴师叹气了《婚礼进行曲》,动人的音乐在偌大的教堂里回荡,教堂的大门突然打开,一束光从后面的方向强烈的照射过来。

  沈无忧回头,小家伙也回头,可是视线却被椅子的背部给挡住了,懊恼的爬到妈妈的怀里张望,沈无忧失笑的抱着他,“看你还得瑟……”

  小家伙的视线被携手走入教堂的两人深深的吸引住了,新娘子真漂亮,可是……

  “妈咪,爸爸在那儿!”小坏惊喜的站起,指着教堂大门的方向大喊。

  宾客们带着祝福的笑容从观众席上站起,面朝缓缓走入的两人拍手,送给女孩最真诚的祝福,沈无忧这才看清楚了被辛梓涵挽着的男人正是自己的丈夫,微微一愣,然后淡淡的笑开了。

  他算是辛梓涵唯一的亲人了,即使没有血缘关系,这对兄妹也定下来了。

  沈忘川痞痞的冲沈无忧抛了个媚眼,旁边有个年轻的女孩立刻发出了感叹,“那不是沈忘川吗?原来他是新娘那边的人啊,好帅……”

  “人家结婚了,你还花痴个屁!”旁边一女孩立刻打击她。

  沈无忧侧目,然后把视线移到辛梓涵的身上,她很美,一直都很美,以前的美很张扬,如今的美却是静谧的,恬淡的,像一缕雏菊,浑身上下散发着淡淡的优雅。

  沈无忧以为自己看见她为顾森迟以外的男人披上嫁纱,心里会不舒服,可是出奇的,并没有,她噎着的心反而通畅了许多,嘴角也渐渐露出了弧度。

  那一瞬间,她看见了辛梓涵的双眼瞟向她的方向,脸上的笑容淡淡的,却很真诚。

  陆执在教堂大门打开的瞬间就已经站到了神父的面前,面朝教堂迎接缓缓向他走来的梓涵,此时正有礼的从沈忘川的手里接过辛梓涵的手,两人相视一笑,沈忘川退开来,回到沈无忧的身旁坐下了。

  然后婚礼在神父的带领下顺利的完成,交换戒指的一瞬间,辛梓涵突然猛地往教堂的大门处张望,似乎在看见了什么人,又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陆执的眸色一深,握着她的手,戴戒指的动作却没有继续下去,只是看着她,有些恍惚和出神。

  半晌,辛梓涵的嘴角露出了笑意,轻声问:“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陆执一愣,傻笑着给她带上了,两人再众人的见证下幸福的拥吻。

  婚礼圆满完成。

  “呵呵……”沈忘川在旁笑了。

  沈无忧的注意力顿时放在了他的身上,问:“怎么了?”她没注意到,在她放开身旁的小家伙时,那孩子已经溜了,去傍美人了去了。

  “森迟终于来了。”沈忘川侧目看她,笑说。

  沈无忧的眼眶一热,喉咙似乎被什么堵塞了,说不出话,回头四处张望,试图寻找着那抹熟悉的高大的身影,环顾四周一眼,却没有见着人,

  忽然,大门外晃过一个熟悉的背影,她眼睛一亮,起身就要追上去。

  “坐好!”沈忘川拉着她的腰不放人。

  “我看见森迟了。”沈无忧急死了,可这男人拗起来也是不比她差的。

  “你追上去干嘛,由着他们吧,他是辛梓涵唯一的遗憾,他来了,辛梓涵的婚礼就圆满了。”

  沈无忧一怔,紧绷的身躯渐渐松懈,“你最近见过他么?”

  沈忘川挑眉,“见过。”

  沈无忧咬牙,斜眼瞪他,“你到底背着我干了多少事情?”

  沈忘川把她纳入怀里,笑而不语。

  “大美女,你嫁给我吧……”沈小坏的声音突然抓住了两人的注意力。

  两人同时回头往声音的方向看,看见了穿着帅气小西装的沈小坏无赖的拉着辛梓涵的婚纱裙摆,死活不让人家动,身子站得笔直,昂着头,“深情”的望着辛梓涵。

  陆执在旁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辛梓涵则不顾穿着婚纱不方便,蹲下来把孩子抱起了,温柔的笑着亲他的小脸蛋,“你叫什么名字?”

  她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往沈无忧的方向瞟,显然是知道这孩子就是她的儿子的,沈暮琛出生以来,从没见过梓涵,这算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没想到儿子居然对有夫之妇一见钟情!

  “辛梓涵……”沈无忧忍不住的往那双新人走去,沈忘川紧随其后,“恭喜你们。”

  陆执搂着辛梓涵微笑点头,“谢谢。”

  辛梓涵逗着小家伙玩儿,随口问:“三岁了吧?”

  沈无忧一愣,心底似乎有什么在破茧而出,“嗯,三岁了,很调皮。”

  “哈哈,可爱,我当干妈行吗?”

  沈无忧突然觉得与辛梓涵之间变得有些别扭了,不知道是她没适应变迁,还是她没从过往的故事里走出来,重重的点头,道:“当然可以。”

  “我反对!”小家伙气鼓鼓的说。

  沈无忧捂着他的嘴巴,“反对无效,即时生效!”

  小家伙无辜的扁嘴,心想,人家还要娶大美人,不要大美人当我的妈咪,我已经有妈咪了!

  逗趣的模样把围着的人都逗笑了。

  后来,宾客们都移步酒店,准备婚宴的入席,辛梓涵拉着沈无忧到了房间里去叙叙旧,沈无忧知道,这个一直让她无限牵挂的女孩找到了幸福,陆执是她最好的选择。

  聊着聊着,有人来敲门。“进来吧。”辛梓涵扯高声音喊。

  门被打开,一个女孩走进,沈无忧和她同时一愣,这是昨天在岳家的时候带着大大小小的礼包来的清秀女孩。

  原来她是陆执的妹妹,这时候,她终于能够明白昨天岳子铭看见她时的反应了,这女孩大概是喜欢南迟的吧。

  “娄小姐,您好。”沈无忧主动打招呼。

  陆琴的脸色有些尴尬,“您好,沈小姐。”

  原来她认识她。

  “怎么了?”辛梓涵问陆琴。

  陆琴顿时一阵恍惚,想了想才想起来,道:“大哥说时间差不多了,让我进来看看有什么能够帮忙的,二哥在外边跟他一起接待客人。”

  “那我先出去吧。”沈无忧看出了陆琴在说话,起身欲走。

  辛梓涵自然懂得她的心思,也不阻挠,陆琴看着人走了才拉着辛梓涵问:“大嫂,原来你跟她这么熟?”

  辛梓涵轻轻的笑了,没说话。

  “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辛梓涵挑眉看她,“你看不出来?”

  陆琴懵了,辛梓涵点着她的额头推她,“别想着在我这儿套到什么话,我的嘴巴可密了。”

  “大嫂,说嘛说嘛……”陆姑娘不喜欢一哭二闹三上吊,喜欢撒娇。

  辛梓涵翻白眼,不管她,“你再这样我就告诉你大哥。”

  陆姑娘顿时就安分了,二哥已经去了南非了,连大哥的婚礼都不能回来,她可不愿意遭这种罪。

  ……

  婚宴外,沈忘川笑着迎接缓缓走来的无忧,小家伙子在旁边吃着喜糖。

  “聊这么久?”

  沈无忧点头,摸着平坦的肚子,道:“光是聊着个没出生的小家伙就已经聊了很久了。”

  “呵呵,你们女人就这样。”

  “……”沈无忧不管他。

  饭后,他们要离开了,于是过去跟陆执和辛梓涵道别。

  “你们暂时没回国的计划吧?”陆执主动开口。

  沈忘川调侃,“你不是在打沈氏的主意吧?”

  沈无忧和辛梓涵相视而笑,辛梓涵拉着她的手,道:“以后宝宝出生了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我立刻飞过去。”

  “知道了,你说了十遍了!”

  沈小坏舍不得大美人,拉着人家的礼服裙角不放,“大美人,你等我啊,我会回来娶你的。”

  沈无忧窘了,“梓涵,你别管他。”

  辛梓涵开怀大笑,吃亏的被小家伙在她的脸上偷个香,“乖乖的哦。”

  “嘿嘿……”小家伙沉浸在幸福里。

  后来,陆执搂着辛梓涵目送沈无忧和沈忘川带着孩子离开,沈无忧想了想,还是回头了,道:“梓涵,你今天很美。”

  辛梓涵一愣,拉紧了陆执的手臂,微笑着点头,“谢谢。”

  她明白她的意思,她是在祝福她。

  沈忘川看见了她眼角的泪花,抱着她的肩膀,“走吧。”

  ……

  婚礼后的第二天,沈忘川便安排了回国的行程,机场的候机室里,沈无忧在喝着咖啡,神色有些恍惚,偶尔会往外张望。

  这一趟,她终究没勇气去见南迟,直到再次离别,她才觉得遗憾。

  岳家的大院外,南迟十十万火急的跑到地下停车场去取车,岳子铭说了,今天沈无忧就会回然城了,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种立刻出现在她面前的冲动,他们已经彼此逃避了大半年,如果这一次没见上,他想他和她都会留下遗憾。

  “南迟——”陆姑娘来了。

  南迟回头,看见来人立刻就皱起了眉头,没想到居然会搭上个难缠的女孩,还厚脸皮……

  “别跟着我。”抛下话,他钻进了车里。

  陆琴不管他,飞快的跳进他的敞篷跑车里,死活不肯下车。

  南迟本就赶时间,脸色阴沉的吼:“陆琴,你下车,我闲杂没时间跟你耗。”

  陆琴扣好安全带,“我知道你要去哪里,我要跟着去!”

  南迟看看手表,时间不多了,冷漠的瞅她一眼,快速发动车子,飙出岳家大宅,往机场快速干线驶去。

  机上里,沈忘川带孩子上洗手间,沈无忧一个人看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把电话打出去。

  良久以后,机场广播里播放了然城xx航班的登记提示,沈忘川抱着孩子回来,“时间差不多了,我们登机吧。”

  沈无忧一愣,又往门口的方向看了看,微微失望的点头,“嗯。”

  沈忘川拉着她,问:“等南迟?”

  “没有。”她说谎。

  沈忘川沉声笑了笑,心底的弦被什么轻轻拨动,然后心一疼,放开她的手,就像是相约好了的那般,南迟的声音响彻整个机场大厅。

  “无忧——”远远的,仿佛用尽了此生的情深,隔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他破声大喊。

  陆琴不知道,平日常常跟她拌嘴的男人也能有这样的时候,满头大汗,狼狈的来到自己爱的人面前,就是想跟她好好的说一声再见。

  南迟抛开了陆琴,其喘吁吁的跑到沈无忧的面前,沈忘川抱着昏昏欲睡的小家伙对沈无忧说:“我们先登记,你马上来。”

  沈无忧的脑袋有些空白,愣愣的点头,看着他们走进去了才回头看向南迟。

  南迟走过来,心脏砰砰跳着,并不是因为他跑急了,而是因为面前的女人,她现在很幸福。

  “我来了……”久久的,他这么说。

  沈无忧立刻就哭了,捂着脸,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南迟心疼的伸手抱住她颤抖的身子,“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对不起,南迟,对不起。”

  南迟顺着她微微凌乱的发,叹口气,陆琴远远的看着两人,心头一酸,可是要她现在离开,她又舍不得。

  沈无忧躲在南迟怀里濑濑的流泪,南迟推开她,温柔的帮她把眼泪拭去,“别觉得亏欠了我,是我在你的生命里迟到了七年才让沈忘川捷足先登了!”

  这时候,这人还有时间开玩笑……

  “如果我从来都不认识你……”

  南迟捂着她的嘴巴,他其实是想吻吻她的,可是不合适,今非昔比,她有丈夫,肚子里有条小生命在孕育未来的幸福,她不再是他南迟一个人的,从今以后她有她的故事,她的故事不再有他。

  而,他也会有他的故事。“去吧,他在那儿等你。”南迟把她的身子转过去,让她的背部向着他的胸膛,让她看不到他眼底的泪花,“走吧,别回头,你若回头,我就不让你走了。”

  沈无忧能够感受到他扶着她肩膀的手在颤抖,“南迟……”

  南迟的呼吸一滞,“你别以为我就没人要了,一堆堆比你年轻比你漂亮的女孩对我穷追猛打。”

  沈无忧的心猛然抽搐,茫然的站在原地一会儿,泪水就像缺了提的坝,“傻子……”

  她不敢再逗留,不顾一切的往登机口冲去,眼泪流得越来越凶,南迟笔直的站在原地,看着她决然的背影,空气里还残留着属于她的气息,眼泪就像是等到了合适的时机,不顾一切的从眼眶里滑出。

  陆琴一步步的走近他,看着他脸上惊心动魄的两串泪痕,心一疼,搭着他的肩膀,云淡风轻的道:“你的一堆堆女孩记得包括我哦,南迟!”

  南迟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沈无忧消失的方向,脸上温热湿滑一片。

  半晌,平整的飞机跑道上划过一阵巨响,一架飞往中国然城的飞机飞快的滑过,留下了两行深浅不一的轨迹,带着所有人的故事冲破云层,飞往天空尽处那阳光明媚的角落,那里,过去一幕幕难忘的画面正好在辗转出现。

  爱情有千百种样子,幸福有很多定义,故事在继续,每个人的幸福终究会降临,只不过是早和晚……

  (全文完)

  ——————————

  经过这么多个月,《假爱》终于迎来了大结局的这一天,不知道这样的结局大家是否满意,但我想,这样才是对他们每个人最好的结局。不管怎样,都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包容~=0=么么哒,我爱你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