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买来的新娘:总裁娇宠妻

第75章 番外:林爱VS佑南

买来的新娘:总裁娇宠妻 1 4073 2020-04-16 07:36

  林爱和老公刚给儿子过完一周岁生日的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江佑南正在喝粥,她突然来一句:“老公,我怀孕了。”

  噗……

  江佑南一口米粥呛出了喉咙,他震惊抬眸,语结道:“你……你开玩笑的吧?”

  林爱生气的嗔他一眼:“我吃饱撑的啊开这种玩笑。”

  “那我不是都有带套的吗?怎么会怀孕?”

  “带套也不是百分百安全,再说了,有一回你没带套。”

  “哪回?”

  “就上周有一天晚上,你喝醉了,回家就剥我衣服,然后就把我给做了。”

  “我喝醉了?”

  “对。”

  “那我喝醉了你应该是清醒的呀,我没带套你应该吃药啊,你别告诉我你药也没吃!”

  “没有。”

  “为什么?”

  林爱不以为然:“忘了。”

  江佑南捏了捏眉心,语重心长道:“怎么可以忘了呢?这下事情搞大了。”

  “什么搞大了呀,不就是怀孕吗?你若不想要我去做掉不就行了,多大的事。”

  “做什么做?你以为孩子是随便做做就来,随便做做就走的吗?”

  “本来就是这样。”

  江佑南狠瞪她一眼,叹口气:“算了,既然怀上了,那就留着吧。”

  “我不留。”

  “为什么不留?”

  “你又不是很想要,瞧你那一脸委曲求全的样子,我就不留。”

  林爱耍起了小脾气,江佑南没好气的揽过她的肩膀:“傻瓜,我的孩子我会不想要吗?我只是心疼你。”

  “心疼我什么?少在这里忽悠我。”

  “我没有忽悠你,我是说真的。”

  江佑南的表情突然变得很严肃:“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有愧于你,别人家的媳妇生孩子都有婆婆疼着爱着,可是你却没有,儿子从出生到现在都是你一个人带着,你已经很辛苦了,若再生个孩子,你只会更辛苦,我身为一个男人,我心里很不好受你知道吗?”

  林爱怔了怔,抿嘴一笑:“说我傻你才笨,谁要婆婆疼啊爱啊,有你对我好就行了,我一点也不羡慕别人有婆婆,照顾孩子怎么了?虽然辛苦但也是一种幸福,我妈当年生了三个孩子,我上面还有两个哥哥,都是她一把屎一把尿给拉扯大的,所以老公没关系的,我愿意帮你生很多很多孩子,只要你想要。”

  “恩好,那就生吧。”

  江佑南感动的抱住她,吻了吻她的脸颊:“这次给我生个女儿吧。”

  林爱怀孕四个月,司徒雅陪着她去做了b超,结果很令人欣喜,真的是个女儿,晚上江佑南一回家,她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江佑南乐得合不拢嘴,马上坐到电脑前:“我得给闺女取名字了。”

  “老公,你别取得太深奥了,其实我挺喜欢上官驰给他家两娃取得名字,通俗易懂,还叫着亲切。”

  “他家两娃叫啥?”

  “嘻嘻哈哈。”

  “呵,没个正经,果然是他的风格。”

  “谁说不正经啊,小孩子就是要取得天真烂漫一点,哪像我们家江晨浩,一点都不可爱,听起来像大人的名字。”

  “那要不闺女的名字你来取?”

  林爱摇头:“我取名无能。”

  江佑南宠溺的笑笑:“好了,我知道了,我这次会取个可爱一点的名字行吗?”

  “好,那我拭目以待。”

  “你先去客厅看电视,我待会想好了名字去找你。”

  “恩。”

  林爱看完了一集电视剧,已经开始有些昏昏欲睡,怀孕的人就是困得慌,她斜躺到沙发上正想小眯一会,一杯热呼呼的牛奶递到了她面前。

  “又忘记喝牛奶了?”

  她调皮的吐吐舌头:“谢谢老公。”

  “名字取好了吗?”

  她一边喝着热牛奶一边好奇的问。

  “恩。”

  “叫什么?”

  “丘皮。”

  “球皮?”林爱眉头一蹩:“这什么名字啊?一点不可爱,还不如倒过来念,干脆叫皮球更可爱一点。”

  “不是皮球,是丘皮。”

  “不管是什么皮,反正我觉得难听死了,你到底有没有用心在想啊,你还校长呢,你什么校长啊,你赶紧退位让贤算了。”

  江佑南深受打击:“这名字这么有艺术气息你竟然不喜欢?”

  “不喜欢,非常不喜欢。”

  “哎好吧,我就知道你可能不会喜欢,所以我还备了一个。”

  “叫什么呀?”

  林爱又来了兴致。

  “可馨。”

  “可馨?”

  “恩,一个美丽的可人儿。能与家人生活得非常温馨的意思。”

  林爱眼中折射中明媚的光彩:“嘿,这个我喜欢,江可馨,美丽的可人儿,不错不错,佑南你进步了,这校长你的位子我批准你再干几年。”

  江佑南头顶一阵黑线划过,不过脸上却是一片柔和的微笑。

  林爱怀孕九个月,江佑南有了前车之鉴,提前一周让她住进了医院,所谓的前车之鉴,就是生儿子的时候,两人正在家里打情骂俏,那时肚子已经有了尤痛,对于没啥经验的两个人来说,也没当回事,结果一直拖到半夜,肚子痛的厉害了,车子又坏了,半夜拦车拦不到,最后还是打电话给正在值勤的公公,公公开着警车过来送媳妇去的医院,那场面真叫一个热闹。

  林爱生儿子是顺产,但是生女儿医生却建议剖腹产,主要这一年多她的心情太好了,每天不是吃就是睡,儿子请了专业的保姆照顾,到临产前的体重已经超过一百五十斤,b超显示婴儿的体重大概在8斤左右,考虑到顺产会比较难产,夫妻两人十分同意剖腹产。

  进产房之前,林爱拉着老公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老公,你真的忍心让医生在我肚子上划一刀吗?”

  江佑南揉揉胸口:“我当然不忍心,可是咱闺女她得出来啊。”

  “咱闺女是出来了,可我这肚子却留下疤痕了,以后别人一看我的肚子就知道我生过孩子了……”

  “你以为别人不看你肚子就不知道你生过孩子吗?”

  江佑南望着她脸上那一脸的妊娠斑。

  “老公,你啥意思啊?我怎么听不懂你啥意思啊……”

  护士推着产车往产房里进,她还抓住着江佑南的手问个不停。

  “好了,等你凯旋归来我再告诉你。老婆,加油!”

  一个半小时后,林爱顺利产下一名女婴,重4100克,十分健康,漂亮。正如她的名字,可馨,标准的可人儿。

  三个小时后,林爱和孩子一起出了产房,换到了母婴养护室,江佑南抱着闺女怎么看怎么喜欢,简直是爱不释手,把老婆都晾在了一边,林爱咬牙切齿,那个羡慕嫉妒恨啊。

  “请问这里是林爱林小姐的病房吗?”

  一名送快递的人站到了门口,拿着登记单一边核对一边询问。

  林爱眨了眨眼,“是我,怎么了。”

  那送快递的人马上将一大捧红玫瑰递到了她手里:“这是别人送你的花,请查收。”

  “谁、谁啊?”

  林爱有些受宠若惊,老公都没送花呢,这谁对她如此上心啊。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花里有祝福卡,你可以自己看。”

  快递员出了病房,林爱拿起祝福卡一看,顿时一张小脸笑成了花,比玫瑰还娇艳,只见卡片上写着:“老婆,辛苦了,我爱你,一生一世。”

  她把脸埋到了花里,真香啊,真甜啊,一直香到心甜到肺。

  “老公,你咋这么浪漫,浪漫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老婆,我就是要你不好意思,省得你在这里胡思乱想,以为我有了女儿就不爱你了。”

  ……

  满月这一天,江佑南把两个孩子交给保姆照顾,带她出了家门。

  林爱在家里闷了一个月,这会出了门,就像鸟儿出了笼子,欢喜自是不用说,她抱着江佑南的胳膊问:“老公,你要带我去哪?”

  “吃饭。”

  “为什么要出来吃饭啊?”

  “这么重要的一天当然要好好庆祝一下了。”

  她歪头思考,重要的一天?今天是什么节日吗?她生日,不对。他生日,也不对,结婚纪念日?也不对,那是什么日子啊……

  江佑南见她一脸困惑,便笑着说:“别猜了,是林爱解放日。”

  “啊?”

  “今天你满月了,也解放了,难道不应该庆祝吗?”

  她咯咯的笑,掐他一把:“讨厌,直说不就好了,害我以为今天是啥重要的日子呢。”

  吃了晚饭,两人又去看了场电影,看了电影又沿着一条宽敞的马路散了一个小时的步,那条马路很长,林爱走得累了,江佑南就背着她,俨然一对热恋的情侣。

  林爱趴在他背上,望着天空悬挂的明月,觉得现在生活正是她想要的生活,她很幸福,非常的幸福,这场婚姻是她用一辈子的勇气赌过来的,那时候结果并不知道会怎样,但现在好了,结果很欣慰,她赢了。

  “老公,你打算背我多久?”

  “一辈子。”

  “你不会累吗?”

  “不会。”

  “你不会厌烦吗?”

  “不会。”

  “你不会后悔吗?”

  “不会。”

  “那么,我也不会的。”

  “你不会什么?”

  “不会累,不会厌烦,更不会后悔。”

  “老婆真好,来,亲一个。”

  “恩,亲一个,老公。”

  两人卿卿我我折腾到深夜才回家,两个孩子都已经睡了,林爱洗了个热水澡,一个月子里她坚持锻炼,身材恢复的很好,从浴室里出来,江佑南盯着她看了又看,一双迷离的眸子慢慢燃上了不加掩饰的情

  欲色彩。

  “老公,看什么呢,人家脸都红了。”

  江佑南慢慢移到了她面前,喷着温热的呼吸到她脸上:“你说看什么,当然是看你了,老婆,此刻的你,怎么看怎么美。”

  “难道我以前不美吗?”

  “以前也美,只是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看过你,也从来没有像这一秒,觉得你这么美。”

  “你不要给我吃糖衣炮弹了,我又不是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被你随便哄哄就上床了。”

  “你要是小姑娘我还不敢碰你呢,你是我老婆,我胆子才大一点。”

  江佑南拦腰将她抱起来,她失声尖叫一声,马上捂住嘴,嗔笑着拍他肩膀:“快放我下来,被保姆听到要羞死人了。”

  “保姆离的那么远怎么听得到?除非你打算狠狠的叫?”

  “叫什么啊叫,快放我下来。色狼。”

  “不放,你竟然都喊我狼了,那我总得做实了这称呼。”

  窗外一轮皎洁的明月羞涩得躲进了云层,一屋暧昧春

  色,身体与感情同时升温,两人肩靠肩,手牵手,狼君说:“爱妻,能否为我唱支歌?”

  爱妻点头,缓缓开唱:“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