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热情似火:冷酷总裁请走开

番外一:关于生儿子的规划

热情似火:冷酷总裁请走开 1 3181 2020-04-09 10:28

  求婚成功的骆曜笙马不停蹄地就带着付溪茜还有付婼馨回到了s市,准备筹划婚礼的事情,将海南三亚的店面交给了自己的下属管理,当得了他的妻子,骆曜笙当然不可能再让付溪茜劳累啦!

  只是这等待婚礼的中间准备时间过于漫长了,又不能耽误了付婼馨的学习,骆曜笙在回国之前就把付婼馨学习的学校全部安排好,基本上等到时差调整好后,付婼馨就背起书包,在周佳萍这个外婆的带领下去上学了,留下付溪茜一人无聊。

  要说,八年的追妻之路实在是漫长到遥遥无期,骆馥珍也是等到头发白了好几遭了,被自己儿子强势的态度气了好几回的周佳萍,最后也屈服在了骆曜笙要结扎这个令人无言的手段上。

  加上三年时间的等候和观察,她也是真的明白,自己的儿子对于付溪茜是真的喜欢,这一次,可不想以前那样玩玩而已了。

  难得有一个女人能让自己严肃的儿子展开笑颜,愿意为她赴汤蹈火甚至放弃一切,周佳萍也渐渐放下了成见了,而且啊,她越看付婼馨这个孙女儿就越喜欢,长得那个水灵的模样,眉目间还有几分骆曜笙的神采,真是越看越欢喜了。

  从付溪茜到步的第一天,周佳萍就热情相待,一直渴望有一个爸爸,爷爷奶奶,一个完整的家的天真的付婼馨倒没有什么排斥,仅仅是一天的时间,就和骆曜笙的整个家里人,包括在骆氏大宅工作的保姆管家,都混熟了。

  只因为她从小就是自由自在地生活着,总是被付溪茜教导要有礼貌,因此见人付婼馨都会问声好,大家都喜欢这个小千金,完全没有那些名门大家的富家千金的那种高傲的架子,反而平易近人。

  总体来说,付溪茜住进了骆家,并不算是太苦情,毕竟这个家里的所有人都对她好,这也与她平易近人的性子有点儿关系的。

  从小就自己动手做家务的付溪茜,凡事能够自己的做的都不怎么会麻烦别人,而且总是会下厨做一点儿小菜来等着骆秦丰、骆曜笙还有付婼馨三人下班放学回来吃。

  那色香味俱全的简单菜色,也让周佳萍赞不绝口,逐渐地,也改变了她对付溪茜以前那些片面的看法,心底里是更加地喜欢这个儿媳妇了。

  饭桌上,下班和放学回来的几人都坐了下来,双手安分地放在了膝盖上,挺直腰杆以一个很正直的姿势,面色紧张而严肃的在那儿一动不动地等待着这个家的权威主人——骆馥珍。

  一坐下来,骆馥珍锐利的视线就扫视了一圈桌上众人的面色,跟随着她的目光,每个人的心都紧皱了起来,“扑通扑通”地狂跳着,莫名地就感受到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不得不说,即便骆馥珍已经是一个年迈的老人了,但是身体还健康强魄着,周身所散发出来的压倒性的气势让人无法忽略。

  见累了一天的家人在自己的面前摆出了这样一副严肃的面色来,骆馥珍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儿。

  以前在养老院一个人久了,也都快忘了一家人在一起的那种团圆快乐的感觉了。

  缓缓地收回视线,骆馥珍脸上紧绷的表情随即放松了下来,脸上挂着一抹和蔼可亲的笑容,用温柔的语气说道:“都动筷子吧!以后别那么拘谨了,一家人吃饭又不是领导查岗,用不着紧张兮兮的。”

  话罢,最后那个字的音调还没有落下来,坐得离骆馥珍最近的付婼馨随即咧开了嘴巴,露出洁白的牙齿,向骆馥珍展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甜美的声音回荡在稍显宽敞空灵的饭厅里:“曾祖母,你还是笑起来好看!”

  孩子的天真是大人们所不懂的,尤其像付婼馨这样率真的孩子,当然不会有那么多的顾及,她心里有什么想法都第一时间全部地说了出来。

  “馨儿嘴巴真甜!”听到自己的曾孙女儿夸自己,骆馥珍脸上的笑容更加地灿烂了,眼睛也笑弯了起来,伸出沧桑衰老的手摸了摸付婼馨的头,并夸奖着她。

  “嘻嘻,曾祖母,吃饭。”乖巧的甜甜一笑,随即拿起手中的筷子为骆馥珍夹了一块不大肥腻的叉烧肉放到了她的碗里,抬起头看着她并顺道叮嘱了一句:“老师说家里的奶奶曾祖母都要吃得清淡不能肥腻,这块叉烧肉没有肥肉,而且很好吃噢!曾祖母你试试!”

  “好好好,馨儿很乖啊!曾祖母很高兴。”有这样一个甜心的小棉袄在自己的身边,骆馥珍觉得自己做出搬回来的这个决定,是真的没有错了。

  两人互动的这一幕完全落在了在座的所有人的眼中,一旁的周佳萍看到了,也是掩嘴微微一笑,紧接着就装出一副生气的表情来,非常不满地对着付婼馨说道:“馨儿,那***呢?”语气尽是满满的醋意。

  “啊!这是***,还有这个是爷爷的,这份是妈妈的,这个,是爸爸的!”听到了周佳萍不满的投诉,付婼馨也是懂事,懂得察言观色的孩子,有些事情提醒一次她就会记住的,因此便般在座的所有长辈都夹了菜。

  “好了,馨儿好好吃饭吧!今天学习一天都累了。”从来都不懂得怎么笑,应该说这些年都累到忘记怎么笑的骆秦丰,快要僵硬的面上也淡然地露出了一抹令所有人几乎惊讶的笑容,宽厚的大手覆上了付婼馨的脑袋,轻揉了几下,低沉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欢喜。

  果然,让付婼馨还有付溪茜来到这个家里,是最正确的选择,当初,骆馥珍虽然是迫于无奈,但是如今看来,她也觉得,骆曜笙这一次,真的有眼光了。

  清冷了许久的家里,终于有了一点家的样子,因为付溪茜强烈的要求,骆曜笙也搬回这个家里来,而且为了让付溪茜能够和自己的父亲相聚,骆馥珍也曾经去邀请过付广霖,只是被拒绝了,付溪茜也遵从父亲的意愿,偶尔有空再带着付婼馨回y镇去探望。

  一顿饭,一家人都在欢乐的笑声之中度过了。

  夜晚,骆曜笙重新装潢的房间里,付溪茜安静地靠坐在床上,手里捧着一本书看着。

  另一边,骆曜笙则是坐在了电脑前,继续完成着那还剩余的工作,偶尔眼睛疲惫了,就会停下来揉一揉。

  这样的次数多了,付溪茜也从书海中回过神来,看看床头柜上的钟表,指示的时间是十点零二分,还算尚早,便静悄悄地起身来走出了房门外。

  再回来时,手里拿着的是骆曜笙专用的杯子,从杯里不断冒出热腾腾的气息,里边装着的,是付溪茜为他泡的提神咖啡。

  步子轻盈而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就这样走到了身边,付溪茜小心翼翼地将手中的咖啡摆到了骆曜笙习惯性顺手就能拿到杯子的位置上。

  转身,准备一声不响地离开不打扰他工作的时候,却忽觉腰身一紧,吓得付溪茜整个人的身体一僵。

  愣愣地转过头去,还没有完全地反应过来,微凉而柔软的唇就触碰到了骆曜笙那炙热的吻,顿时令她面红耳赤,伸手就撑住了他的胸膛,慌乱地想要逃离。

  但骆曜笙怎么可能让她离开呢?察觉到她的意图,环绕在她腰间的手就收得更加紧,另一只手绕到了她的后脑勺上,紧紧地按住,使这个吻更加地贴切。

  房内的气息因为这个深吻而变得愈发炙热暧昧。

  额头抵着付溪茜的,骆曜笙睁着迷离的眼睛看着被自己环绕在怀中的她,用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说道:“我觉得,我们该谈谈关于生儿子的规划了……”

  “额?”被吻得头昏眼花的付溪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呆愣地抬起迷离水灵的眼睛来,傻乎乎地看着他,久久没有做出相对应的回答来。

  “啊!”

  等不及付溪茜从恍然中完全回过神来,骆曜笙一把将她横抱了起来,大步走向了那舒适的大床上。

  “你,你,你……你要做什么?”被骆曜笙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的付溪茜猛然回过神来,紧张地看着他,害怕地询问道。

  然,骆曜笙没有理会她,迅速地就走到了床边,将付溪茜轻轻地放在了床上,随即自己欺压上去,拉过被子一盖,将两人都困在了黑暗的被子下。

  紧接着,骆曜笙那魅惑的声音再度响起,而且十分贴近,几乎是贴着付溪茜的耳朵说的,那炙热的鼻息擦过付溪茜敏感的耳垂,令她身体一颤,却还是能听清那话语。

  “我们,应该考虑考虑,给馨儿生个弟弟了……现在,我们就来谈谈这个生儿子的规划吧!”

  话罢,床就开始闹腾了起来,先是一浪接一浪的惊叫声,继而是推脱和诱惑的声音,最后,便是那令人浮想联翩的喘息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