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极品相师

第385章 大结局

极品相师 1 4181 2020-04-09 10:26

  他上下打量了古川一下,眼里仍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低声道:“老夫自修成通明剑心后,自认就算放至十方世界也是一等一的人物,却没想到古川你早有仙缘,这陆地神仙可是风水至理。却没想到你居然另辟支径居然直接以寿成仙。”

  “以寿成仙?”古川原本以为自己是机缘巧合之下开启了命星中的庞大寿元,还道其他人也是差不多的情形,却没想到居然是完全不同的景象。

  “千年以来,都没人能做到这点,古川你的运气可真是——”陈多福不提古川自身资质,而只是赞叹他的运气。

  好像古川这一切都是天上砸下馅饼掉到头上似的。

  古川却没有生气,连连点头,在他看来,陈老爷子所说的极是中肯。

  自己不过是中人之资,如果没有五行易经的话,别说陈林、陈多福这种绝顶天才,就是陈千雪也比不过的。

  可以说,古川在拥有五行易经后,就已经将他的命运彻底改变。

  “古川,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陈多福问道。

  他现在甚至提都没提血亲之咒,自然已经修成了陆仙,那血亲之咒自然是解开了。

  古川自变成这种状态后,还是第一次感到茫然。

  “什么打算?”

  问一个陆仙有什么打算,就像是问玉皇大帝今天晚上去哪吃饭一样可笑。

  古川自得了五行易经以后,也曾想过一些神神道道的事,如果成佛成圣该怎么做,当时的想法不过是迎娶白富美,打倒恶霸富二代,走上人生巅峰,现在想来却是有些可笑。

  古川正在沉思着,陈多福却突然露出一丝笑意,他捏了个剑指,身边一圈的飞剑直射天顶,划了一个圆弧鱼贯而入陈老爷子背上的那个青绿色的剑鞘。

  明明只是一柄剑鞘,却像是有无止尽的空间似的,将那四十九柄飞剑都吞了进去。

  陈多福笑嘻嘻地拿下酒葫芦,拔下了酒塞,仰天喝了一口,又抹干唇边酒渍,说道:“古川,不如你重新做人怎么样?”

  “重新做人?”

  这话乍一听好像警官在劝囚犯改过自新一样,可在古川听来,却是另有一番意味,他苦笑着指了指自己虚实不定的身体,说:“这样也可以重新做人?”

  “那是当然,你既然已经成了陆仙,化身亿万,自然也可以化身成人。难道你要让千雪守寡吗?”

  古川听到这话,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是他成仙之后,第一次露出这么人性话的动作。

  当初说让我不要娶千雪的是你,现在叫我化身成人再去娶千雪的还是你。老爷子你倒是给个准信啊!

  古川正要出言讥讽,突然想到一事,拍掌大叫道:“不好!”

  古川这一下唬得陈老爷子背上的剑鞘一阵乱鸣,险些让那四十九枚飞剑飞出。

  “怎么了?”

  陈老爷子问道。

  古川哭丧着脸,“我刚才去过千雪那里,已经把她的记忆都消除了。”

  “什么?!”陈老爷子气得直跳脚,要不是古川现在成了陆仙,举手投足间就能把他灭成灰灰,他真的痛骂古川一顿。

  古川颓然道,“爷爷,就没什么办法能恢复吗?”

  “呸,你当你成了陆仙就了不起啊?人身记忆本是与肉身相联的最为紧密,要是你再弄一下,说不定魂魄都有损伤。算了,你和千雪就是有缘无份。我算是看透了,修了一辈子的风水,终归还是没修到红娘姻缘线上来,可惜啊可惜。”

  古川黯然退去。

  退出陈多福的识海后,古川照着陈多福的吩咐,化成了人身。

  人身是他用元气模拟而成,因为是自己的身体,所以重新造一个的话也没有什么像不像的问题。

  古川就站在陈千雪的床边。

  看着陈千雪那娇俏的面容,真用种把自己的手跺下来的冲动。

  “叫你手贱,叫你手贱!”古川这时换了人身,似乎连种种失去的情绪也都找来回来。

  陈千雪听到了响动,迷糊地睁开了眼,看到床边站了一人。

  古川这时才想到陈千雪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记忆,现在醒来突然看到一个“陌生人”站在床边怕是要受到惊吓。正要出去,却见陈千雪又闭上眼睛,似是睡了过去。

  古川暗道一声“好险”,却看见陈千雪的眼睛再次睁开,这回眼神清明,再无半分睡意。

  然后,古川看到陈千雪吸了一口长气,然后“啊!”

  陈家寂静的早晨就被这声利叫打破。

  陈千雪拿着枕头过来,然后是床头的闹钟,化妆品,所有她能找到的东西都砸了过来。

  古川不想在陈千雪面前展露境界,只能手忙脚乱地躲过,偶尔看到珍贵的东西还要帮陈千雪接住。

  “色狼!有色狼!”陈千雪一边扔着,一边大叫着。

  这时门开了,一个人冲了进来,却是陈千强。

  陈千强手里拿着一把古剑,是刚从陈老爷子那里拿过来的,正要往古川身上砍去,等看清了古川的脸,又停了下来,“是你?”

  “哥哥,救我!这个人是谁啊?”

  陈千雪抱着被子缩在墙角瑟瑟发抖。

  陈千强却放下了剑,狐疑地看向陈千雪。

  陈千雪和古川吵架也好,打起来也好,发生任何事情,陈千强都不会惊讶,可是却说出了“这个人是谁”的话,是要假装不认识他吗?

  古川这才想起来昨夜只顾着给陈千雪消除记忆了,可陈千强这里却有关古川的记忆却还完好保留着。

  这时再面对大舅哥,未免有些尴尬。

  古川只能对陈千强做了个眼色,陈千强自以为是地明白了,还以为古川要和陈千雪和好,陈千雪玩起“你是谁”的把戏来。

  昨为大哥,他自然明白陈千雪和古川的感情,两个人和好,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

  他忙道,“你们忙,我不打扰了。”

  说着就走出房间。

  陈千雪大急,“哥,你别走啊!”陈千强却不管不顾地走了。

  留下古川尴尬地面对陈千雪。

  古川为了不再刺激陈千雪,退的远远的,几乎是站在了门口,这让陈千雪稍微心安了些。

  不过她还是警惕地看着正突然出现在她床边的陌生男人。

  不知为什么,她越看越是觉得这个男人很是面熟,但记忆里又反复确认过这是张陌生的面孔。

  这种矛盾的感觉让她的头都痛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陈千雪镇定了下来,问道。

  刚才哥哥的态度表明也许他俩是认识的,只是为什么自己一点都想不起来。

  “我——”古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是你男朋友。”

  “男朋友?”陈千雪又把被子拉得紧些,在她看来,这个人是谁她还不知道,但是已经基本上确定是采花贼这条路的。

  “千雪?你忘了?昨天你出了车祸,医生说可能会有轻微的失忆症,身体没有大碍,所以就先回家休息了,你看刚才大哥就没说什么,对吧?”

  “车祸?”陈千雪摸了摸自己的手脚,“开什么玩笑,我昨天——昨天——”

  陈千雪正想说自己昨天做了什么事,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那是因为昨天陈千雪想到古川和他分手的事,和孔佑真那个狐狸精去了韩国过着双宿双飞的幸福生活,就不免悲从中来,哭了一夜才昏昏睡去,这段记忆自然是与古川相关的,所以已经被古消除了。

  陈千雪抱着脑袋,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别说是昨天做了什么,就是前天,大前天都不知道做些什么。

  那些日子,陈千雪也是在失恋中渡过,自然也被古川的法术消除的一干二净。

  陈千雪到了这个地步,总算是有点相信,可她还是质问道:“那我爷爷呢?”

  她总是要家人确认过,才敢相信这个家伙的的话。

  陈千雪话刚说完,门外又走进一人。“千雪,你醒来了?”

  陈多福走了进来。

  古川和他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陈多福也回以一个了然于心的微笑。

  “千雪,你好点没?”陈多福走到陈千雪的床边,摸了摸她的脑门,“你看看,下次一个人开车的时候小心点,还好只是失忆,要是在脸上划了一道,看你以后还嫁得出去不!”

  陈千雪本来有些将信将疑,听到陈多福这么一说,才算相信了大半,可是那个男人的感觉给她又是很怪,明明有种亲切的感觉,却又有些莫名的恨意掺杂在里面。

  “爷爷,他说是我男朋友,真的吗?”

  陈千雪指着古川问道。

  古川苦笑着,做出一副不能被自己爱人认识的痛苦表情,心里却已经安定了下来,陈老爷子这个老狐狸出现的时机拿捏得极好。只要接下来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就有的是时间再和陈千雪培养感情。

  刚好可以顺便把孔佑真的事情一笔揭过,一举两得,哈哈!

  古川想得正美。却听到陈多福说:“不是,他怎么可能是你男朋友。”

  陈千雪的眉毛一下子倒立过来,正随手拿起一串铜钱就要砸来。

  古川又惊又怒,没想到陈多福居然临阵倒戈,倒打他一耙,换做平时,他一定会让他好看,可是现在在陈千雪面前却还要装出一副被遗忘的男朋友形象。

  “他是你未婚夫啊。你不记得了吗?”陈多福接着说道。

  古川这才放下心来,心想:你这个老鬼说话不能再快嘛?分成两截说,差点就让我小命没了。

  古川这时看到陈千雪手里的铜钱正是当初做为定情信物给陈千雪的阴阳铜钱。

  没想到二人分手后,这东西陈千雪还一直留在身边,古川心里一阵感激,他也要找出那随身携带的玉佩来,却怎么也找不到。

  原来昨夜在冷库里化仙时,已经将那玉佩都震为粉末了。

  古川心中一动,手在怀里一捏,直接用元气塑形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玉佩来。

  这玉佩不止质地样式与老的一般无二,就连里面的黑森林和镜湖的气机脉络也做的一模一样。

  如果后人也得到这块玉佩,是一定也会有当初古川的奇遇。

  “千雪,你看,你手里的那两枚古钱就是我送给你的定情信物。”

  陈千雪看向手里的那两枚铜钱,古川在这个时候又把新造好的玉佩拿出,“你看,这是你送给我的。”

  “好啊,千雪,你居然把我送给你的贴身宝物送给这臭小子当定情信物?”陈多福在旁边又浇一把油。

  听陈多福这么一说,陈千雪再没怀疑古川的身份。

  古川固然消除了她的记忆,可是这个玉佩她自小佩戴,贴身收藏,还是记得的。

  “你真的是我——”

  陈千雪连那“未婚夫”三字都说不出口,只觉得自己明明还是个少女,转眼竟有了个未婚夫啊,自己可是连恋爱都没谈过呢!

  一想到这里,陈千雪的心情就不好了。

  陈多福看二人误会消除,就自行退出,把空间留给古川和陈千雪了。

  古川站在门口,还不敢靠近陈千雪,只怕她又拿起什么东西砸过来。

  陈千雪突然抬头笑道:“过来吧。”

  “嗯?”

  “跟我说说你和我是怎么认识的。”

  古川笑了起来,看来又要谈次恋爱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