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乱红飞过

第229章:散场

乱红飞过 1 3393 2020-04-09 10:26

  班级组织大家照了一张毕业照,所有的学生都穿着工整的学士服,在图书馆前排好队,随着相机的一声“咔嚓,”我们留下了自己在大学时代最后一张合影,大家蹦了起来,扔掉了学士帽,那一刻,我放飞了自己,放佛忘记了一切。

  论文答辩结束了,毕业照也照了,慢慢地已经到了该离校的时间了,有些人已经开始准备了,班级自发组织了一场聚餐,这也是我们大学里的最后一次聚餐。

  只记得那天天气阴沉沉的,大家走到了校外,找了一家餐馆,围在一起,那一次,曾经的仇人化干戈为玉帛,曾经的情人相拥热泪盈眶,曾经的朋友泪流满面,大家把一切的一切都放在了酒水里,啤酒是一瓶一瓶地开,刚开始大家还在干杯,后来干脆直接拿瓶子吹,连不怎么喝酒的女生都放开喝了个痛快,那一晚,戈飞一个人喝完12瓶酒,再次刷新了班级喝酒的记录。

  戈飞拍着我的肩膀说,“哥们就交给你了。”然后就瘫了下去,虽然我已经喝的七荤八素,但还是扶着戈飞走了一路,直到回到宿舍。

  聚餐过后大家开始一个个地离开校园了,那时候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坐校车,从火车站回到校园,再从校园赶往火车站。

  班上的同学已经走了好几个,不过这还没怎么感到伤感,张晓东是我们宿舍第一个准备离开的,前一晚张晓东一宿没睡,他收拾好了行李,又帮我们几个收拾东西,这四年来张晓东就像我们的保姆一样,现在他要离开了,还真让人不习惯。

  我们拿着酒坐在宿舍,喝了一晚上,说了一晚上的知心话,“兄弟,好好的,我知道你行的,以后常联系哥们儿,咱什么时候都是兄弟。”我拍着张晓东的肩膀,张晓东用力点了点头,他是早上的火车,一大早我们四个同时坐上了校车,一起到了火车站。

  当张晓东上车后,我们站在车下努力地冲他挥手,张晓东站在车厢见久久不愿离开,当火车开动的一刻,我看到张晓东泪流满面,说好的不哭,没想到张晓东终于也忍不住了。

  张晓东一边冲我们挥手一边大喊,“我走了,再见了,412的兄弟们,我会永远记着你们的。”

  我感到心情无比地低落,刘宁已经开始泣不成声了,戈飞也转过了脸,火车站台上三个大男人就这么站着,谁也不愿先行离开。

  张晓东走后没几天,刘宁也开始要着手回家了,送刘宁的队伍里又加上了燕南天和王立伟,我们fl战队的最后一顿酒喝的大家伙都是烂醉如泥。

  “你小子竟然要先一步离开了,我们的fl战队呢,就这么散了么?”燕南天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没想到他竟然会这么动感情,这孙子其实还是挺软弱的。

  刘宁已经喝的不醒人事了,第二天他酒刚醒,就发现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拿起东西就往门外跑,我们帮他带着东西一路跑到火车站。

  “兄弟们,回去吧,不然我会受不了的。”刘宁在站台上催促我们大家先行离开,可是没有一个人动弹。

  汽笛声再次响起,刘宁在窗边冲我们不停地挥手,隔着窗户就可以看见他脸上全是泪水,我们几个站在站台上只觉得无比的伤感,燕南天也已经泣不成声了,任晓冉也趴在我怀里一个劲儿地流泪,我和戈飞一脸肃然。

  送完刘宁回到宿舍,发现只有我和戈飞两个人了,我们把能扔的垃圾都扔了,然后去动营业厅把手机号注销了,以后也许再也用不到这个熟悉的号码了,营业厅的人告诉我们积分是可以兑换礼品的,我一查,我竟然有3000多积分,听说一个积分对应一元钱,我这两三年已经在动上投资了3000多元,而我还丝毫不知情。

  随便换了个小东西,是任晓冉选的,选好后我就送给了她,也算是毕业前我送给她最后的留念吧。

  最后一天了,明天戈飞也要离开学校,去公司上班了,这一夜只剩下了我们三个,大家围坐在一起,虽然放着几瓶啤酒,但都没怎么喝,谁都不愿意说话,戈飞一支一支地吸烟,我和任晓冉只是静静地坐着,大家就这么看着地面,谁也不肯说话。

  “你们倒是吱一声啊,还没死呢,就这么静悄悄地,又不是去送丧。”戈飞狠狠地掐灭了烟头,扔在了地上。

  我看了戈飞一眼,“吱。”任晓冉再也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戈飞也被逗乐了,我们仨互相看了看对方,一起哈哈大笑,虽然笑声中还透着那么一丝悲伤,但已经一扫这几天来的阴霾。

  “你小子什么时候都是这么浑,我让你跟我去公司你不肯去,你不在身边还真是少了不少乐趣。”戈飞拍着我的肩膀跟我说。

  我笑了笑,“人各有志吧,再说我去了任晓冉也不一定会去啊,我还是比较留恋我们家冉冉的。”

  任晓冉笑着给了我一拳,“少放屁,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这事,从没发现过。”

  “可惜啊,以后少了一个喝酒玩刀塔扯闲淡的主儿,真是让人不痛快。”戈飞突然拿起一瓶酒仰脖子咕嘟嘟地喝了下去。

  戈飞这么说我也很难过,其实我何尝不想大家在一起开开心心,可惜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放心吧,你要想见哥们的时候,来个电话,哥们随叫随到。”

  “那我呢,那我呢?”任晓冉急着插嘴,“等你结婚的时候哥们为你准备一份厚礼。”我笑着说。

  我们聊了很多很多,从小学开始聊起,聊童年,聊中学,聊高考,再聊我们到雍大后的一幕一幕,不知不觉中我发现任晓冉已经睡着了,我和戈飞一杯一杯地喝酒,终于我们也撑不住了,就这么昏睡了过去。

  “行了,别送了,哥们受不了这份伤心,送别人的时候哥们就很难受,不想别人来送我,就到这吧。”戈飞死活不让我和任晓冉上校车,但这怎么行,如果不亲自去送戈飞,那将是我人生最大的遗憾。

  我们有说有笑地走到火车站,似乎完全忘记了戈飞要离校这件事,直到戈飞上车前一刻,戈飞还在叮嘱我玩刀塔的时候一定要记着叫他,不然我被虐成一坨的时候没地方哭诉,我笑着答应他,没问题,到时候一定约你。

  虽然我们刻意不去想分别这件事,但火车还是准点开了,戈飞爬上了火车,他站在车厢中间不肯进去,直到火车开动,戈飞突然远远地冲我挥手,“兄弟,再会了。”然后就转过了身,我看的清他在肩膀在耸动,没想到戈飞也会有流泪的这一天。

  任晓冉早已经哭的梨花带雨的,止也止不住,我感到心里面好像有一块石头在压着我似的,脸上两行泪水已经不自主地流了下来。

  “别了,兄弟,再会吧,一切重新开始了。”我扶着任晓冉回到了学校,任晓冉是下午的车,真是没想到一个个都这么接二连三地走了,伤感是一波接着一波,让我有点快承受不住了。

  任晓冉的行李早都收拾好了,我帮她拎着一个大箱子,俩人默默地走到火车站,任晓冉还有一帮同学也过来送她,我只好站在人群中,默默地看着她上了火车。任晓冉一上车就哭的稀里哗啦的,跑下车来紧紧地抱住我,“杨慎,我舍不得你,真的不想离开你。”

  我抚摸着任晓冉的长发,心里五味杂陈,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拍了拍她的后背,“到了给我打电话,以后经常联系,别忘了。”任晓冉有用力地点了点头,列车员已经开始催促了,她的一帮同学也都脸上的泪痕未干,看来每送走一个同学,大家就会伤心难过一场,毕竟一起度过了四年,说没有感情那是扯淡呢。

  任晓冉也上了火车,她不停地在车厢内奔跑,我也跟着火车跑起来,直到火车慢慢驶去,再也看不到她的倩影。

  我一个人在宿舍里住了一宿,这是最难熬的一个夜晚,我从没有那样孤单过,深夜里我辗转反侧,起身走到楼道里,发现楼道已经没有几个人了,稀稀落落的灯光,说不出的苍凉。

  我摇了摇头,心中无比难过,翻身睡下,第二天起来后我破天荒地把宿舍打扫了一遍,然后拉着自己的行李箱,默默地关上门,我最后再看了一眼自己的宿舍,“412,”别了,雍大,别了我的412,别了,我的兄弟们。

  我以为自己会一个人默默上路,没想到在火车站的时候竟然遇到了唐露娜,“学姐,你怎么也来车站了?”

  唐露娜笑着说,“来送送你啊,难道不该送送我的好学弟么?”看着唐露娜灿烂的笑容,我的心情似乎也敞亮了不少。

  当火车缓缓开动的时候,我没有哭,只是笑着跟唐露娜挥了挥手,唐露娜也微笑着跟我说了再见,我看着雍州,看着这座城市,在这里我度过了我的大学四年,留下了我的青春,带走的是我永生难忘的回忆。

  等我从火车站出来的时候,发现不远处沈依婷正在向我挥手,我微笑着走了过去,在夕阳下,只剩下两个人斜斜的影子。所谓“乱红飞过秋千去,泪眼问花花不语。,”这大概是我最后的伤感了,不过还是戈飞说得好,“凤凰死后还有凤凰,青春过后依旧会有青春,而我们却至少拥有过属于我们自己的一个五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