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老板娘的近身相师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一个时代的终结和开始(大

老板娘的近身相师 1 4390 2020-04-09 10:16

  圆坨坨,光烁烁,这就是它国首领金丹的样子。要比任何一个人的金丹更为纯粹,浓缩的力量,如果全都炸裂开来,苏林毫不怀疑可以媲美一颗原子弹。反手收了起来,他直接扫向了那两个霸主,缓缓地道:“你们两个打算怎么办?”

  两个人对视一眼,躬身道:“我们准备离开这里。目睹了您和首领之间的决战,让我们收益颇丰,打算隐居修炼,感悟武道的最终境界,从此不再过问事事。”

  苏林点了点头,颔首道:“好,我希望你们能够遵从你们的诺言,否则若是今后让我撞见,定然送你们归西。”说罢,苏林接着道:“你们的教皇去了哪里,其他人呢?”

  其中一个霸主道:“教皇远渡岛国,去求道门了。而其他的人,恐怕是首领早有遗诏,让他们依附于教皇。但应该没有去岛国,而是去了其他地方。具体是哪里,我们就不清楚了。”

  苏林点了点头,用诡异的双瞳扫了二人一眼,挥了挥手,“你们走吧。”

  两个人鞠了一躬,便消失在了原地。偌大的它国基地,此时此刻,只有苏林和田家汉两个人。田家汉不禁问道:“苏林,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恐怕你们之间的战斗,已经让这里脆弱不堪,随时都有可能塌陷。若是被埋在这里,我们可真就是亏大了。”

  苏林摇了摇头,沉声道:“我还要拿一件东西,田家汉,你先出去,我随后就去出口找你。”苏林说着,便消失在了原地。田家汉微微皱眉,随即苦笑着摇头道:“妈的,还真是一个疯子,算了,我还是先出去吧。”

  至此一役,田家汉收获颇丰。他本身就是半步粉碎真空,如今更是亲眼见到了这两个绝世强者之间的战斗,感受到了整个时代的意念,对于他的修行大有裨益。他现在知道,自己从监狱之中出来,为的,就是亲眼感受这最巅峰的一战。

  苏林消失在了原地,但是却忽然间出现在了另外一个秘密的房间之内。如果没有猜错,这里就是它国执行秘密仪式的地方。偌大的空间内,唯有一根漂浮在半空之中的神杖,还有一个打坐闭目,感悟种种神异的老者。

  这位老者缓缓睁开了双眼,望着苏林,叹息道:“你来了?”

  苏林点了点头,“我来了。”说罢,他又接着道:“裘不得,没有想到,我们居然会在这里相遇。你放弃在岛国求道门总坛里闭关修炼,跑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成就虚空混沌吗?只是可惜,你遇到了我,恐怕你再也没有办法走上那一步了。”

  裘不得深深地望着苏林,“能不能够踏上那一步,不是你能够说得算的!我进入粉碎真空的时间要比你更长,对于种种奥妙的体悟,要比你更为深刻。你现在虽然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但也仅仅限于肉体,而不是精神力量。”

  苏林颔首,冷笑着道:“你体悟的当然深刻,四处搜罗各个门派的绝学,当然会物尽其用。你应该庆幸,你所留在这里的只不过是一缕残念,真身得以逃脱,否则,明年的今日,必定是你的忌日。”

  果然,裘不得的身影开始渐渐的变模糊了起来。但是极为神异的是,居然能够看到他的面容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居然从一个年迈的老者,逐渐变得年轻,甚至年龄就像是二十岁出头的小伙。精神奕奕,神采飞扬。

  苏林不禁大惊,眯着眼睛道:“裘不得,难道你真的借助天演神杖,踏上那一步了吗?”

  裘不得哈哈大笑,“我在岛国等你……”说着,他的身影便完全消散,无影无踪。

  苏林却不为所动,丝毫没有因为裘不得进入到了那个境界而有所动容。而是将目光定格在了天演神杖之上,伸出手去,打破了裘不得立下的禁制。就在这时,天演神杖金光大放,绽放出璀璨芳华。

  居然是欢呼雀跃着飞向了苏林的手中。这完全是要比收服禹王鼎轻松愉悦的多,不为别的,正是因为天演神杖是他们萨满一脉最正宗的代表神器,是当年萨满祖师爷亲自炼制的,当然回到苏林的手中,如臂使指。

  待天演神杖回到自己手中的那一瞬间,苏林就感觉到自己的识海真正的发生了剧烈的变化!那原本凝练成了两颗硕大黑白球体的精神力量,居然在天演神杖的牵引之下,变得更加凝练,紧接着,居然变成了两颗如同金丹般大小的球状物体。

  而此时此刻,苏林小腹之中的太极图忽然间升腾而起,直接一跃而上,来到了他的脑海之中。那两个球体,白色的悬浮在由天魔真经组成的黑色部位,而黑色的悬浮在由萨满真经组成的白色部分,真正的形成了太极图!

  这个太极图形成的那一瞬间,苏林的双瞳再度发生变化。两个眼睛,不再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颜色。而是统统变成了太极的图案,神异非凡。而他身后的那两道高大的虚影,此时此刻,也变成了实质一般,眼神开始有了神采,甚至是思维。

  只见那两道高大的身影居然缓缓的融为一体,变成了一个和苏林样貌极为相似的人。他的眉心处,正是太极图。等到完全变幻殆尽,那个如实质一般的人影,彻底的变成了苏林的模样。只不过没有任何表情,不怒自威,仿佛是天地间至尊的主宰。

  猝然间,那道身影没入了苏林的体内。整个空间似乎是发出了砰的一声巨响,苏林直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流淌的血液,几乎是要变成了金黄的颜色。而每一处窍穴,却全都变成了太极的图案。

  苏林感受着这股澎湃的力量,有着说不出的舒爽。仿佛只要是自己一用力,就能够将这个世界轻易碾碎。这已经不是粉碎真空、虚空混沌所能够解释的境界了,而是一种远远超越二者的崭新境界。

  不知道过了多久,苏林的双眼终于是恢复成了寻常人的模样,只不过让他苦笑不已的是,自己的衣服居然全部破碎,赤身裸体。这不禁让他想起了赫胥子凡,若是自己这么出现在华夏,肯定也会被当成是午夜变态狂魔吧……

  三十三天过去,苏林此时此刻来到了岛国求道门的总坛。跟在他后面的,正是龙骨、魔家将,还有自己萨满一脉的兄弟,以及老怀大慰的老财迷和裴佩,甚至还有山口惠子。此时此刻,他的大师兄初七也赫然在列,显然是苏林凭借大手段将他的魂魄聚齐。

  老财迷显得激动不已,“妈的,老子奋斗了这么久,终于是有一天,可以堂堂正正地带着萨满一脉的人站在这里,向裘不得,求道门来算一算总账了!”

  不只是老财迷,萨满一脉的这几个人都显得极为兴奋。但是相对的,他们的情绪居然反而淡漠了起来。因为他们知道,这是一场毫无波澜的战役。苏林此时的境界,已经远远超越了各个时代的圣人,当然也包括了不可一世的迦叶。

  而迦叶正是因为被苏林直接重新再塑魂魄,所以在禹王鼎之内消化,估计要不了多久,他就会重见天日。可是因为能量是在太多,所以他仍旧蛰伏。

  没过多一会儿,求道门的大门打开,一个人走了出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和老财迷打过一架的剑一。他身背一柄巨型长剑,眼神复杂地道:“各位,请吧,门主早就已经等候你们多时了。”

  看到剑一,老财迷和裴佩其实早有心理准备,但赫胥子凡却震撼不已,他诧异地指点着道:“你……你……你居然在求道门之中?”说罢,他忽然咬着牙道:‘亏我还念及你是我的长辈,没有想到,你居然伙同贼人来一起陷害赫胥家!’

  剑一摇了摇头,淡漠地望着他:“我本来并不属于任何家族,只不过恰好生在你们家罢了。而我的目的,就是要成就剑道的至高境界。现在不是我们说话的时候,还是让正主们进来吧。这一切的一切,也是时候结束了。”

  苏林点了点头,神情默然,当先走了上去。走完数千级的阶梯,来到了求道门的广场。广场的四周,站满了求道门的弟子。但并不仅仅是他们,更有神道教、山口组、共济会、奥斯丁等等一众势力。他们来并不是挑事儿的,他们也知道挑不起来。他们是来见证,一个时代的终结,和另外一个时代的开始。

  而就在苏林正对面的,是裘不得,以及它国的教皇。裘不得现在当真是变成了青年的模样,并不是回光返照,而是他成为了这个时代,第一个同时成就粉碎真空和虚空混沌的人。这样的成就,导致他的寿命大幅延长,实力更是不知道上升了多少个层级。

  但是在苏林的面前,都没有用。

  苏林双目淡然,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淡淡地道:“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裘不得和教皇同时站起身来,点了点头,他们也面无表情,因为早就知道了既定的结果。忽然间,天地瞬间变色,一股股庞大恐怖的威压弥漫开来。但周围的人并没有感受,只是全都沉重压迫在了这两个人的身上。

  于是,苏林就出手了,他出手的瞬间,便是一道巨大的手印从天而降,直接将两个人镇压。待手印消失,那两个人也凭空不见。没有任何人惊讶,也没有任何人疑惑。因为这是既定的结果,是历史的潮流,滚滚向前……

  与此同时,当初苏林其实并没有将陈玺雄身边的王秘书放风筝,而是留他一命,配合着山口惠子,还有龙鳞掌握的强大证据,终于是将陈玺雄送进了监狱。而雷神则带着苏林给到他的它国掳走世界各国特种兵的案底,让全世界看清了他们的本来面目,在为期一个世纪的时间里,坚决要将这股势力完全清除。

  老财迷和裴佩最后终于喜结良缘,低调成婚。两个人从此满世界的潇洒,要浪一起浪。张天成也在苏林的身边混的风生水起,成为了世界首富。而老汤更是在苏林的一声令下,将面馆开到了纽约的时代广场,现在已经敲钟上市了……

  苏林嘴里叼着根烟,轻轻敲着桌子,冷笑着道:“说吧,这次你准备给我多少亿?我告诉你,这次没有个几百亿,我可不会善罢甘休!”苏林翘着二郎腿,匪气十足,一副耍无赖的样子。

  唐兆丰紧紧咬着牙齿,气的浑身直哆嗦,“妈的,你可不要太过分了!不就是打个麻将,难道你要把我养老的钱都输没吗?操,不玩了,老子要去看看我的宝贝女儿去了。”说着,将麻将一推,直接转身就走。

  苏林连忙挥手道:“嗨,嗨,别走啊!你的钱还没给我呢!”

  田家汉白了他一眼,“差不多行了,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的老丈人,哪有你这么办事的?对了,话说林洛最近好像是又举办了新的一届世界黑客大会,现在可真是风云人物啊!”

  苏林嘿嘿一笑,抖着腿道:“老子发掘出来的人,怎么会是普通人?怎么着,你看上她了?”

  “行了行了,你就少在这儿满嘴跑火车了,要不是看在唐雪是我闺蜜的份儿上,我才不会来呢!”洛雪菲白了苏林一眼,接着道:“还在打麻将,都不管你老婆了?”

  苏林狠狠吸了口烟,冷笑着道:“谁不管谁?妈的,她倒好,怀胎十月,还他娘的天天打麻将!我是管不了她了!她打,我也打!把她老子的钱都给输没!”

  洛雪菲摇了摇头,虽然她曾经真的喜欢过苏林,但是却并没有最后捅破那层窗户纸,而且她也庆幸,这或许就是自己最好的选择。包括洛泠心、沈冰忆也是,她们最终都极为默契的,守住了这个秘密。

  但就在这时,沈冰忆忽然大叫道:“不好了!唐雪要生了!哎呀,你还碰什么啊什么?胡了?行行行,算你赢!快点,把唐雪送到一楼的产房里,来搭把手啊!”

  苏林站起身来,神情无比的激动。将烟头掐灭,笑着道:“我先走一步。”说着,他便消失在了原地,高呼道:“老婆,你胡了吗?没胡我接着替你打一会儿……哎呀,这牌你是炸胡啊……”

  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