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风流奇商

天伦之乐(大结局)

风流奇商 1 7816 2020-04-09 10:16

  凭着感觉,月中书知道自己离目标越来越近,追逐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月中书的身后,那些执法队的精英们,也都各施绝学,紧紧的跟在月中书身后的不远处。

  赵亿的头上也冒出了冷汗,这可不是跑路累出拉的汗水。因为赵亿不知道万一月中书他们追上来,自己该怎么办。在职务和权利上,月中书他们要比赵亿大的多。再说,赵亿他们所带的武器,都是非杀伤力的麻醉枪,是专门对付异能者的。但月中书他们的武器可非同寻常,那是特制的杀伤力极大的武器。

  众人还在拼命的跑着,猎犬和阳子忽然停了下来,转身吃惊的看着后面。

  “阳子哥,怎么了?”龙灵儿一看阳子停了下来,惊奇的问了一声。这一路上,龙灵儿到显示出女性的超强耐力,反到比伴山这些人显得轻松。

  龙灵儿这么一喊,伴山等人也都停了下来。阳子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用跑了,哪些人速度太快,已经到了。”猎犬无奈的说了一句。

  话音未落,就看到几道身影,几乎是踏着树梢飞身过来。月中书寒着脸看着阳子,其他人则是迅速的站到四个角,把所有人都围在当中。

  “月特派员,我们已经抓到了伴山他们,正准备带回去。这么巧,你们也来了。”赵亿无奈之下,只能装出偶遇的样子。

  “你住嘴!身为军人,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你这是在犯罪!”月中书毫不客气的怒斥了一句。

  赵亿身板一挺,“你说什么,我是军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是奉~!”猛然间,赵亿停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差点说漏嘴,绝对不能把周院长给供出来。

  “说啊,继续说啊!怎么不说了。哼,只要你敢说出来,不管是谁,我都敢严办他。即便我没这个权利,也要上报到国家有关部门。”月中书冷冷的盯着赵亿,严肃的说道。

  “对不起,我这是秘密行动,没必要向你汇报。”赵亿也针锋相对的说道。

  “哼!你们是海南基地的人,我没权利制裁你们。但是,伴山这些罪犯,我必须要带回去接受法律的制裁。”

  赵亿轻叹了一声,对方得人心越来越多,硬抗也不是对手。赵亿抱歉的看了伴山一眼,他已经无能为力了。

  “来人,把他们都在走!”月中书一句话也没跟阳子等人说,直接下了命令。

  “慢着!”伴山突然喊了一声。

  “月老大,念在咱们大家相识一场的份上,我不反抗,可以跟你走。但是,我有个条件。”伴山接着说道。

  “你闭嘴,对待罪犯,我从不讲条件。哼,反抗?就凭你们。”月中书不肖的看了几个人一眼。他很了解这些异能者,如果是在水中,或许他们还真能反败为胜。但是在山林中,也只有岚山的电能有点威胁。

  “月老大,别把人逼急了,你应该知道,异能者如果自爆,那后果可是很严重的。”伴山吓唬着月中书。

  其实异能者自爆,只是个传说。谁也没有实验过,也没人敢做这样的实验。

  月中书一愣,冷冷的看着伴山问道:“你有什么条件?”

  伴山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这恐怕的效果不错。

  “月老大,大同杀警事件与其他人无关,好汉做事好汉当,我一个人抗了。只求你放过他们,是杀是剐随你便,哪怕现在就喀礤了我,也绝无怨言。”

  文风等人一听,都感激的看了伴山一眼。虽说伴山没什么大能耐,但在对兄弟的义气上,确实可称的上义薄云天。几次危难关头,伴山都是毫不犹豫的站出来替兄弟们挡难。

  “伴山,冤有头债有主,你我二人是南北的黑道老大,看来,咱们兄弟做鬼也要再一起了。月中书,这事情我和伴山一起抗,求你放过其他人。”朱永生一改往日的乌龟脚色,也跟着主动的站了出来。

  伴山看着朱永生,慢慢的伸出大母指,“老朱,这才象个爷们。”

  “你丫!你小子都站出来了,我要是不站出来,以后还怎么带兄弟们混。别忘了,我刚才又走了两步,只要不死,咱们的账可得算清。”朱永生笑了一下,然后不在乎的看着月中书。

  月中书的嘴唇都气的发青,“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啊?一个是最高法院院长?一个是最高检检察长?还抗?你抗个屁,黑社会那套在我这没用。你们所有的人,自有法律等着你们。”

  “你~!好好好!月老大我再退一步。我们这些异能者跟你走,但阳子和文叔求你放过他们。我知道你不待见我,但大家相识一场,给我点薄面行不行?”伴山一看硬的不行,马上转为软的,开始乞求起月中书。

  “不行,你没有谈判的资格,全部带走!”月中书说着,还狠狠的瞪了阳子一眼。

  “你~你想过没有,我们都是异能者,就算被抓,或许这身份能挡的过死罪。但是,阳子和文叔他们可是普通人,只要被抓,那就是说只有顶死的份。谁也保护不住他们,这你心里很清楚。月中书,人心都是肉长的,就算老文与你无关系,但阳子总归是你的师弟,你难道就这么看着他去送死?月中书,你他丫的良心被狗吃了!”伴山眼珠子瞪的浑圆,恨不得上去跟月中书拼命。

  “国法不容徇私,不管是谁,只要犯了法,就要接受制裁。来人,全部带押出山。”

  月中书话音一落,噌噌上来几个人,除了龙灵儿,所有的人都用特制的手铐铐了起来。伴山这些人,包括人皮张在内,没一个人反抗,都用自己的目光冷冷的看着月中书。

  阳子凄惨的一笑,欣慰的看着伴山,轻声说道:“伴山,和你能做一世的兄弟,阳子知足了。”龙灵儿轻轻的依偎在阳子身边,敏着嘴唇一句话也不说。

  赵亿眼圈通红,当月中书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赵亿身手一拦。

  “月特派员,我对你的正直和铁面无私,表示崇高的敬意。但是,我不得不对你说一句,你他丫的就是个~王八蛋!”

  月中书面色一寒,场面上顿时紧张起来。赵亿所带的人,也不禁端起了手中的麻醉枪。赵亿知道自己不是月中书的对手,但也无惧的看着月中书,眼睛里充满了挑战的目光。

  两个人对视了足足十几秒钟,月中书冷哼了一声,从赵亿的身边擦身而过。

  众人被押着出了山林,赵亿等人也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着。一出山林,路边上不但停着海南基地的车,还停着国安局的车辆。

  “哥几个,是兄弟连累的大家,对不起了。文叔,特别是您,伴山有愧啊。”伴山愧疚的看着文风等人。

  “伴山,别这么说。当年能在战场上捡回这条命,活到现在也值了。”文风爽朗的笑了笑。

  “伴山,我老张想走,随时都能走,别说的这么伤感,兄弟们不是还在一起吗。”人皮张不在乎的说道。

  眼看着来到车前,阳子忽然停了下来,轻轻喊了一声,“大师兄。”从山林到现在,阳子还是第一次呼唤月中书。

  月中书身体一颤,转过身看着阳子,“不必多说,我不会放过你的。”

  “师兄,我没有这个意思。只是,龙儿不在通缉之列,你们不应该抓她,还请你放过龙儿。”

  月中书刚要说话,龙灵儿把眼一瞪,抢着说道:“怎么,是不是怕他们没借口抓我啊。那好,你看着。”

  龙灵儿说着,抱起路边一块大石头,狠狠的砸向国安的警车。只听‘咣’的一声,挡风玻璃被砸出一个大洞。

  “你~!”月中书脸上的肌肉都在哆嗦。

  “这下有借口了吧,毁坏警用器材,罪过也不小。”龙灵儿微微一笑,看来她是铁了心要陪伴阳子走完这段路程。

  “全部押上车!”月中素气愤的喊了一句。

  伴山转过身,用带着手铐的手,对着赵亿抱了抱拳,“赵大哥,兄弟谢谢了。请转告周院长,他是我最敬重的人。”

  赵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觉得自己没有完成任务,更觉得月中书实在是太过分。

  在闷罐车中,所有的人情绪都十分的低落,没有人说话。连伴山也闭上了嘴巴。龙灵儿依偎在阳子身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汽车开了足足一整天的时间,一路上,对送来的菜饭,没有一个人去吃。临近傍晚的时候,汽车才在颠簸中停了下来。

  所有人被带下了车,伴山等人非常奇怪,怎么四周都是荒野。不远处,站着一排手持冲锋枪的黑衣人。黑衣人的前面,站着一名表情严肃的老人。这名老人伴山等人都很熟悉,他就是国家安全顾问~瑞木清。

  “伴山,这地方叫你想起了什么?”朱永生消沉的说道。

  “刑场!电影里行刑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

  “不错,还是秘密行刑的那种,估计那些人都是国家特工。”

  两个人的对话,使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一震,看情形,真如伴山所说。龙灵儿的脸上,莫名其妙的露出一丝笑容。

  “阳子哥,我一辈子没有什么亲人。没想到临死的时候,有这么多亲人陪伴着我,幸福,我觉得和幸福。”龙灵儿微笑的轻声说道。

  伴山等人听的心里一阵酸楚,仿佛山洪要爆发一样,伴山心里升一股怒火。慢慢的走着,伴山第一次努视着越来越近的瑞木清。

  “老朱,老子想骂人。”

  “奶奶的,那还等什么,骂就骂吧。”

  “好!反正是豁出去了。瑞木清,你个老混蛋,竟然连自己的师侄都不放过。还有月中书,根本就是个无情无义的王八蛋。老子为国家也立下汗马功劳,却他奶奶的落的这样下场,你们师侄俩不得好死~!”孙伴山放下了所有包袱,骂的畅快淋漓。

  月中书气的举起手,就要给伴山来上一掌。瑞木清一抬手,制止了月中书,任由伴山破口大骂。阳子刚要制止,龙灵儿却是一拉,那意思不要他过问。

  “你骂够了没有?”瑞木清脸色发青,冷冷的看孙伴山。

  “骂~骂够了,怎么着吧。”面对瑞木清不怒自威的样子,伴山心里还是有点打怵,但嘴上却是很强硬。

  一听骂够了,瑞木清也不说话,一挥手,他身后的那些黑衣人都走了过来。所有人都是一惊,阳子几次想开口说点什么,但终究还是忍住了。文风等人都知道估计是行刑开始了,但谁都没有出现惧怕之色。这些人在生死中徘徊了多次,早就对死亡产生了免疫力。

  那些黑衣人上来后,却是把众人的手铐打开。瑞木清又一挥手,所有的黑衣人都退了下去,那些人仿佛消失了一样,场面上只剩下瑞木清和月中书两人。

  伴山摸了摸手腕,心说还不错,这样死也体面点。

  “你们几个,回头看看三百米处,那是什么。”瑞木清用手一指,冷冷的说道。

  伴山等人一楞,都转过身去,看着瑞木清指的地方。

  “啊~界碑?”文风经验丰富,吃惊的喊了一声。

  “不错,跨过那面界碑,你们就出了中国的地界。伴山,本来我还想多说几句,现在看来,没必要了,你们走吧。”瑞木清默默的说着,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师叔~!”阳子喊了一声,嗓子仿佛被什么堵住一样,没有再接下去。

  所有人都明白了,瑞木清和月中书这是把他们送到了边界,不是要行刑。文风感动的眼角有点湿润,其他人都羞愧的低下了头。

  “瑞~瑞老,您~您看我这张破嘴。那什么,我刚才骂的哪个瑞木清不是指您,我们村头炸油条的老头也叫这名,我骂的是他~!那~那啥,您踢我两脚行不行。”伴山后悔的,真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

  月中书黑着脸,看着阳子轻声说道:“我是奉师叔秘令,把你们接到这里,师叔是想亲自送你们出关。”

  “月老大~月哥,我错了,我该死,我真的错了。”伴山不知道该怎么赔礼道歉才好。

  “师叔~师兄~阳子对不起师门,愿意接受惩罚!”阳子说着,扑通一下,跪倒在瑞木清面前。

  “那啥,我也接受惩罚。”伴山晃了晃脑袋,甩了甩手,也跪在了阳子身边。

  瑞木清看着两人,轻轻叹息了一声,“唉~你们起来吧。阳子啊,从我给你大师兄下完命令后,他就告诉我,如果我要制裁了你,他就回师门永不出山。你跟着伴山出国,我就等于已经失去了一位师侄,我不想再失去另外一位。没办法,人心都是肉长的,师叔也不是圣贤。伴山这小子这两年也给师叔带来不少快乐,我一直把伴山当自己孩子看待。真要把你们法办了,恐怕我这颗心也受不了。看来,我也只能做一回国家的罪人了。”

  文风等人都走了过来,“瑞老,谢谢您!”在文风的带领下,所有的人都对瑞木清深深的鞠了一躬。

  “呵呵,文风啊,以后这些孩子,你可要多管教着点。还有那龙姑娘,阳子我可就交给你了。”瑞木清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微笑。

  “谢谢瑞前辈,我会照顾好阳子的。”龙灵儿说着,对月中书微微一躬身,“月大哥,我错怪了您,对不起。”

  “对不起就不要说了,不过你砸坏的那辆警车,修车的钱等以后我可要在你们结婚的份子钱里扣除。”

  月中书这么一说,龙灵儿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众人正说着,忽然警报声大作,一辆军车呼啸着奔了过来。汽车一停,走下来一标人马,为首的却是怒气冲冲的周老怪。他的身后,跟着一样怒气冲冲的赵亿等一干人。

  “伴山,看来你小子人缘不错啊,又一个老家伙来给你送行了。”瑞木清背着手,微笑的说道。

  伴山只觉得内心里涌动着一股热流,他们一干‘罪犯’,竟然惊动了国家两大高官,这可是伴山没想到的。

  “老周,你怎么也~!”瑞木清的话还没说完,突然从周老怪身后射出两道光线,打在了瑞木清和月中书身上。

  “老周~你~你~!”瑞木清话还没说完,就倒在了地上。

  “哼!多亏我接到赵亿的电话就赶了过来,不然真叫这瑞木清得手了。伴山,你们赶紧走,正好这里是边界,天塌下来由我老周顶着。哼,瑞木清私设刑场,我看他还有什么话说。这个老顽固,连自己的师侄都不放过,真没人性。”周老怪不管三七二十一,怒气冲冲的骂着已经被麻醉的瑞木清。

  伴山等人真是有一种想哭的感觉,阳子更是赶紧把师叔揽在怀里。赵亿却是欣慰的看着众人,他一路跟踪到这里,可没少下了功夫。周老怪更是做着军机赶到边防站,汇合了赵亿杀了过来。

  “周院长,瑞老他也是放我们走的。你~你这是~我地娘啊,这了咋整啊。”

  众人七嘴八舌的把原由告诉了周老怪,这一下周老怪可傻了眼。基地的麻醉枪,最少要三个小时才能清醒,周老怪揪着两撮长毛,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边界了另外一边,也出现了一排军人。赵亿一看,赶紧站成一排,护住周老怪。按说中缅边界没什么冲突,但周老怪身份特殊,不能出现任何差错。

  “伴山~伴山~~!”对面的军队中,跑出一名女子。

  “啊~雪吟?”伴山吃了一惊。

  “雪吟,你怎么会在这里?”

  “瑞爷爷今天早晨给我打了电话,我告诉他我已经在缅甸,瑞爷爷叫我在这里接你们。”雪吟说则,回头看了看那些军人,“放心吧,我爷爷花了重金,他们现在是咱们的人。”

  周老怪一听,摇头叹了口气,看着地上的瑞木清,对着赵亿喊道:“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抬上车,等会他们国安的人看到,非打起来不可。”

  “啊~!瑞爷爷怎么了?”雪吟吃惊的问道。

  “他~没事,困了,睡会。”周老怪不好意思的说道。

  伴山感动的不知道所什么好,发生的一切都向梦幻一样。众人在边境线上站成一排,对着祖国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一躬。

  “伴山,走吧~别忘记,自己是个中国人!”周老怪挥着手,眼睛里含着热泪。双方这一别,不知道何时才能再相见。

  众人告别了周老怪,经缅甸转道回了新加坡。

  三个月后,伴山在南部非洲买了一座岛屿,投资七千万美元,把岛屿整修一新。岛屿上有两处大宅院,一处是孙宅一处是朱宅。只不过,孙伴山亲笔提字,把朱宅改成了‘猪舍’。朱永生也不甘落后,把孙宅改成‘贼窝’。

  七个月后,岛屿上举行了盛大的结婚典礼。北美大圈,华帮,及赤军都到场祝贺。包括国内的兄弟,展易陈七加上十二联盟的刘蒙等,都赶到了岛屿上。盛大的场面震撼了整个黑暗世界,所有的黑帮,都把那‘肉串岛’画成了禁地。

  李芸的父母及欧阳月的父母,都是黑着脸参加了这个一夫四妻的典礼。因为自己的女儿怀孕在身,他们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岛屿的秘室里,两位神秘的老人,正一边下着棋,一边品着茶。他们不是别人,正是中国国家安全顾问瑞木清与海南基地最高行政首长周老怪。

  “阳子啊,国家已经正式批准了,这岛屿就作为非洲地区的一个情报站,你就是第一任站长。”瑞木清一边下着棋,一边轻松的说着。

  “哦~,师叔,我还要去主持一下典礼,您和周院长先下棋,我等会再来~!”阳子赶紧找借口溜了出去。

  周老怪面带微笑,而瑞木清却苦笑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以后再使用这些小家伙们,不是那么容易了。

  一年之后,朱永生的儿子首先在岛屿上降生了。为了庆祝这个伟大盛事,朱永生特别给自己儿子起了个响亮的名字~朱凤呈祥!但是伴山等人都叫小家伙小猪仔。

  一个月后,孙伴山的第一个儿子也在阿彩的努力下降生了。为了庆祝这又一伟大盛事,阿彩四女约定名字由当爹的起,不管好坏都不许反驳。伴山苦思冥想,终于也给自己第一儿子取了个响亮的名字~孙老大!

  紧接着,雪吟也喜添一位千斤,但因为她要随司徒家的姓名,所以就没叫孙老二,而是叫司徒蕊。不过,众人都喜欢叫她小雪。

  李芸和欧阳月几乎在同一天,又为孙家喜添两位公子。在二女的竭力反对下,孙伴山没有取名叫孙老三和孙老四。既然他们不想当第三和第四,伴山干脆起名,孙不三和孙不四。

  四年之后,岛屿上已经是一片繁华,成了著名的旅游胜地。

  “瞧一瞧看看了啊,正宗的孙师傅烤肉串,物美价廉味道正宗~是本岛屿不可多得的地产。”孙伴山手持肉串,终于把梦想变成了现实。按他的说法,自己的如串技术,仅次与张寡妇。

  “老板,我要买一串~!”一个粉嘟嘟的小女孩,高高举着一美元,奶声奶气的说道。

  “你这孩子,连爹都不喊了,爹爹不是告诉你了吗,每天只能吃一串,吃多了上火。去,找你大哥玩去,爹爹还要做生意呢。”

  “爹,孙老大跟着石头叔去收保护费了。”小女孩委屈的看着自己的老爹。

  “不三不四呢?”伴山一边扇着烤炉,一边给自己的女儿小雪说着。

  “不三不四在被芸妈妈和月妈妈罚站,他俩又打破了一个花瓶。”

  “我地个亲娘啊,该罚!那去找你灵儿姨玩去。”

  “灵儿姨被阳子叔逼着背三字经呢。哼,没意思!”小丫头嘟着嘴,转身向海边走去。司徒搏龙躺在太阳椅上,微笑的看着自己的重孙女,他感到一种无比的幸福。

  “小雪妹妹,你好象生气了耶~!”一个肥头肥脑的小家伙跑了过来。

  “小猪哥哥,你能不能帮我买串肉串吃,我爹不卖给我。”

  “那我有什么好处?”

  小雪丫头想了想,“你要给我买两串的话,我就嫁给你。”

  小猪仔细的想了想,点了点头,“你等着。”说完,向猪舍跑去。

  “老爸,给我四美元,我有急用。”

  朱永生扑愣一下从躺椅上坐了起来。

  “小败家玩意,这个月不是给过你生活费吗,怎么还要。”

  “我要买两串肉串。”小猪抬着头说道。

  “天啊,你还过不过了,竟然要买两串~肉串。再说,两串只要两美元,为什么要四美元。”朱永生一副严父的样子。

  “二叔涨价了,两美元一串了。”

  “天杀的孙贼,我要告他私抬物价。”

  “老爸,小雪妹妹说,我要给她买肉串,她就嫁给我。”小猪还有点不好意思,脸蛋都有点发红。

  “啊~你说什么?天啊,我的小祖宗,你怎么不早说。拿去,赶紧去买。记住,一定要把你小雪妹妹娶到手,为你老爸报一箭之仇。只要能取到她,司徒家的财产都会姓朱。上个月,你孙叔欠了你老爸九美元,大上个月,你孙叔欠了你老爸六十美元的茶钱,大大上个月~!苦啊,这就是你老爸的血泪史,你一定要记住。列祖列宗在上,我们朱家终于后继有人了~呜呜~呜~!”

  “妈~快来啊,我老爸又抽疯了~!”

  一个小肉团,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